“中介費遠超借款利息,中介費及利息收取信息不透明”,近日多名借款人反映稱,他們通過宜信借款被收取了高額的中介費用,提前還款時才發現當時“簽字畫押”的合同是筆“糊涂賬”。央廣網記者調查后發現,宜信除中介費遠超行業平均水平外,變相“砍頭息”等行為也被律師指明不合法,和宜心理財小編一起了解!

高額中介費算入本金 變相“砍頭息”被指不合法

寧波的張怡(化名)通過當地的宜信網點借款5萬元,然而她所簽署的合同里借款本金數額卻為76804.92元。多出來的26804.92元是宜信作為中介方從中扣去的服務費及咨詢費,這筆費用被算作了本金的一部分。

張怡的這筆借款期限為3年,每月還款1次,分36期還清。根據借款協議,張怡每月等額等息還款2563.58元,三年共計92288.88元,除去76804.92元的本金及服務費咨詢費后,剩余的15483.87元為借款利息。

張怡所簽署的三份合同中,并沒有關于利息的計算方法。在得到張怡許可后,記者以張怡身份致電宜信,宜信催收部門工作人員在調取了張怡的合同后告知,15483.87元的借款利息是以76804.92元為本金、6.72%為借款年利率進行收取的。

對此,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施永寶表示依照國家的合同法明確規定,借款合同的借款金額應當以借款人實際收取到的金額為準。張怡實際到賬金額為5萬元整,而合同中卻將服務費咨詢費等中介費算作本金并收取利息,施永寶律師說這是不合法的。

“作為服務費、咨詢費應該是另行計算,而不應該計算在借款本金里,這不符合法律規定,用行話說這是變相的‘ 砍頭息 ’。”施永寶表示。


張怡簽署的《借款協議》中表明,借款本金數額為76804.92元。


張怡簽署的《借款咨詢與服務協議(A類)》中表明,咨詢費及服務費被從出借資金里提前扣除。

隨后,記者以媒體身份采訪宜信,宜信回復稱“(借款)過程中不存在將服務費或咨詢費算入本金的做法。”

借款人提前還款 被告知要支付剩余期限內的利息

截止2016年9月30日,張怡并未出現逾期的情況,已經正常還款20期的張怡希望能夠提前還款,一次性結清剩余金額。

工作人員以還款分期表上的一次性還款金額為標準,要求張怡支付29642.42元,張怡稱根據此前網點業務人員告知她的計算方法,一次性結清金額應該只有兩萬三千元左右,雙方各執一詞。

根據張怡提供的三份合同,里面并沒有關于一次性還款金額的組成部分以及計算方法。在得到張怡許可后,記者再次以張怡身份致電宜信總部,隨后有工作人員回電告知了一次性還款的相關問題。

宜信工作人員稱在沒有逾期的情況下,一次性還款金額包括未還的本金(指包括服務費咨詢費在內,合同中所注明的本金)和未還的利息,在此基礎上扣除退費。該工作人員表示,“提前還款與按時還款的唯一差別就是退還部分服務費,即便是提前還款,剩余期數的利息仍然會收取。”

對此,施永寶律師表示,宜信索要未發生借款行為期間的利息是不符合規定的。“比如借款期限為一年,提前半年還款,剩下半年的利息是不用支付的。”施永寶指出。

宜信回復采訪函稱,宜信普惠并不存在“借款人提前還款后,仍收取其剩余期限內利息”的做法,但提前還款構成違約的,借款人需要向出借人支付違約金。

兩公司同時收取中介費 遠超行業平均水平

此外,宜信作為中介方向張怡收取的26804.92元中介費,分為兩個部分,為向宜信普惠信息咨詢(北京)有限公司支付咨詢10185.87元和向宜信惠民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支付服務費16619.05元,兩公司分別占比38%和62%。

施永寶律師表示兩公司同時收取中介費的行為不合理,涉嫌以分拆的形式來降低服務費。

在張怡的案例中,張怡實際借款5萬元,而三年的中介費(包括服務費和咨詢費兩部分)卻達到了26804.92元,平均一年的中介費率高達17.87%。

與張怡一樣,昆明的徐澤(化名)于2015年3月向當地宜信網點借款8萬元,他的合同里卻被注明借款本金數額為122887.86元,多出的42887.86元是宜信作為中介方從中扣去的咨詢費及服務費,平均下來,一年的中介費率也為17.87%。

施永寶律師表示,民間借貸行業里這一數值一般在5%左右,17.87%是過高的,“目前法律對民間借貸的利息有明確規定,但對于中介費沒有嚴格的要求。”

對此,宜信表示,借款服務過程中,有兩個公司向借款人提供服務:網貸平臺收取的費用是作為網貸平臺為借款人提供信息發布、交易撮合的服務對價;網貸平臺的合作服務方收取的費用是為借款人提供信息信用采集、核實以及協助辦理抵質押管理的服務對價。“17.8%并不具備普遍性,也不具備代表性,只能是借款人信用價值在宜信的體現。”宜信方面表示。

中介費用超過借款利息 借款成本高達28%

我國民間借貸的利率以24%和36%為線,將利率分為三個區域。其中,年利率24%—36%的區域為自然債務區,借款人未支付利息的,則可以不用支付,但借款人支付利息后想要回來是不可以的。


張怡實際借款5萬元,而她最終要還款92288.88元,平均一年的借款成本率達到了28.19%。徐澤實際借款8萬元,而他最終要還款122887.86元,平均一年的借款成本率也為28.19%。

張怡和徐澤情況一樣,雖然借款年利率都只有10.32%,但是17.8%的中介費率拉高了成本。然而,由于借款成本不能等同于借款利息,因此不能說明其處于自然債務區。

“但是,‘砍頭息’、索要未發生借款行為期間的利息等都是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借款人可以拒絕支付部分借款,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施永寶表示。

宜信變相收取高利貸,合同里的服務費竟是變相“砍頭息”

宜信變相收取高利貸,合同里的服務費竟是變相“砍頭息”

宜信變相收取高利貸,合同里的服務費竟是變相“砍頭息”

宜信變相收取高利貸,合同里的服務費竟是變相“砍頭息”

本文來源于宜信吧,僅供閱讀!


宜信理財推薦閱讀:

宜信這樣操作的話,和高利貸有區別嗎?

宜信貸款千萬別借而且利息高還催收

宜信財富被爆性騷擾事件:業績不好就要陪領導開房

貸款投訴交流QQ群156819658(7群)QQ群751745785(6群)!本站已開放注冊升級會員享有更多權益;網貸投訴或交流請上 易信問答http://wd.yixinlicai.com ;歡迎下方留言與更多人交流!請您將本文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