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金貸行業中的“714高炮”、“砍頭息”已然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但是涉及到暴利的行業,從來不會那么容易覆滅,沒有人甘愿放棄這么大的一塊蛋糕。


在利益的驅使下,操控者會變換著各種花樣牟利,他們或不停的更換“馬甲”逃避監管,或利用貸款超市重新上線超利貸,而現在,他們又開發了一條以風險評估等名目,從用戶銀行卡偷偷扣費的獲利新渠道。


錢被“偷”了


陳科下載了一個叫做聚富分期的貸款APP,其注冊流程跟其他貸款軟件一樣,需要一步步注冊,填寫姓名、電話和銀行卡等個人信息,到后面就看到一個信用評估表,評估完之后,要扣299元的評估服務費。


“當時我看到這個要扣款,我就立馬退出了,當時想著只要我不去同意這個協議就不會扣款。”陳科說道,但是過了幾個小時,他還是收到了一筆299元的銀行扣款短信通知。


造藝科技:現金貸嚴查風口下的“一本萬利”生意經


聚富分期扣款短信


明明點的是借款申請,卻生成了一個要收費的評估報告,事實上,陳科的這種遭遇并非個例,消金社在梳理相關情況后發現,投訴平臺上與之相關情況的投訴已過萬件,大部分投訴內容與之相仿:下載貸款APP、注冊、填寫個人信息然后被扣款。而不少人都將投訴的目標指向了上海造藝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下稱“造藝科技”)。


消金社查閱后發現,造藝科技在聚投訴的投訴量今年以來快速上升,目前已達到13400條,絕大部分為被無故扣款,扣款金額多數為199元、299元。在聚投訴2019上半年互金行業投訴排行榜中,造藝科技排名榜首。


造藝科技:現金貸嚴查風口下的“一本萬利”生意經


圖片來源于聚投訴


根據投訴用戶反映,所謂的信用風險評估只是用戶在填了包括住址、職業、手機運營商等基本資料后,平臺就很隨意地打個信用評估分,根本沒有什么技術含量。


用戶感覺上當受騙,自然會要求退款。陳科在收到扣款短信后,立即致電客服,但隨后卻發現這其中滿滿的都是套路。


“客服說可自行辦理退款,但需要我再次申請聚富分期APP里給推薦的8個借款平臺,并提供這8個借款平臺的借款失敗截圖才能退款。”陳科表示很憤怒,“這擺明屬于誘導我去向那些不正規的714高炮平臺申請貸款,再受一遍盤剝。”


發現找平臺退款困難重重,于是不少用戶選擇了去各大投訴平臺等渠道進行投訴。消金社加入了一個名為“造藝技術維權”的QQ群,發現里面有數百名無故被扣款的用戶,他們正在抱團取暖,商量退款對策。


“除了在黑貓、聚投訴等投訴平臺投訴外,我們還通過消費者權益保護機構、行業協會進行舉報求助,甚至還報了警,但我們的受騙金額一般也才299元或幾百元,而單個受騙金額達到5000,才能達到警方的立案受理條件。”一位群友告訴消金社,已經有部分群友已經成功退款,但更多的人還在努力過程中。


“投訴人這么多,猴年馬月才能輪到我們?”另一位群友表示。


消金社注意到,由于退款并不容易,再加上受騙人數量快速增長,不少人投訴無門,目前也興起了一門幫助用戶追回惡意扣款的新生意。


造藝科技:現金貸嚴查風口下的“一本萬利”生意經


圖片來自于追回退款業務中介微信聊天記錄


“我們可以幫助用戶要回借款平臺的扣款,但并不免費。”一位從事追回退款業務的中介告訴消金社,目前幫客戶要回299元的扣款,會收費99元,但他并未透露具體是怎么才能做到的。


“其實告訴你也沒用,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該中介說道,除了幫用戶追回惡意扣款,他目前的業務還拓展到追回部分現金貸平臺的砍頭息和捆綁消費,其中包括某知名平臺旗下所有現金貸平臺。


造藝科技:現金貸嚴查風口下的“一本萬利”生意經


圖片由追回退款業務中介提供


某業內人士告訴消金社,其實做這個業務并沒有什么太高的技術含量,主要是幫用戶在各大投訴渠道及銀聯等機構,對現金貸平臺和支付公司進行投訴舉報,然后和現金貸平臺溝通、撤訴再要回扣款。


“就是幫用戶跑腿代為投訴維權,而這個過程中介更輕車熟路。”該業內人士說道。


為什么會被“偷”?


面對眾多用戶關于被無故扣款、惡意扣款的投訴,造藝科技方面回應稱:本公司不存在“欺詐”、“惡意扣款”、“盜刷”等行為,因為扣款過程是需要經過您本人同意勾選,299元是《個人風險等級評估報告》的評估費用,如您命中相關規則便會導致無法通過持牌金融機構的審核,與本公司無關。


但據陳科等眾多投訴人都反映,并沒有同意他們的協議,為什么造藝科技還是能在用戶不同意的情況下偷偷從銀行卡扣款?


消金社查詢發現造藝科技所謂的用戶同意,是APP在《評估服務協議》中隱含了一個代扣款的授權,只要簽訂了協議,就給了平臺通過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自動扣款的權限。


用戶在注冊過程中,會有需要自行勾選的服務協議,“登錄即代表您同意《用戶服務協議》”“我已閱讀并同意《評估推薦服務協議》”……而收費的信息評估推薦服務就在其中。這意味著,只要用戶在該借貸平臺上填寫個人資料并綁定銀行卡,平臺將“有權”直接劃扣用戶綁定銀行卡內的金額。


造藝科技:現金貸嚴查風口下的“一本萬利”生意經


造藝科技扣款服務協議截圖


而代扣平臺正是利用了不少用戶很少會認真閱讀注冊時相關協議的心理,就這樣“拿走”了用戶的錢。


此外,并非所有用戶都開通了銀行短信提醒業務,也就是說,很多被扣費的用戶,未必知道自己的銀行卡不知不覺地少了299塊。


以造藝科技旗下一款叫做“銀開心”的APP為例,目前已經有超過1千萬人使用了其“個人風險等級評估”服務。據了解,銀開心于2018年3月正式上線運營,所扣除的“風險評估費”也經歷了167元、199元、299元三次變化。


造藝科技:現金貸嚴查風口下的“一本萬利”生意經


銀開心APP截圖,圖片來自鳳凰網財經


如果按照中間價位199元一份的價格,1000萬人的用戶數,若不包括退費來進行粗略計算,從去年3月到今年9月,一年半的時間,上海造藝在這一款APP上僅僅賣風險評估報告已經賺取了約20億元,可謂是一本萬利。


而造藝科技涉及的APP眾多,據不完全統計,除了聚富分期,還有豹子貸、漲盈普惠、多米借、月享花、雪中貸款、分期快借等超過50個借款APP。


值得注意的是,媒體曾報道過,2019上半年互金行業投訴排行榜中的躍吉科技(排名第2)、兩橙科技(排名第8)以及上海吉爽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皆與造藝科技之間存在關聯。企查查顯示,鄧麗琴曾同時擔任造藝科技和兩橙科技兩家公司的監事,同時她也是兩橙科技的歷史股東。


此外,躍吉科技與上海吉爽兩者旗下的諸如“人人錢包”、“安逸花”、“花唄寶”和“網貸俠”等借貸產品的扣款方均為造藝科技。


不僅如此,兩橙科技與躍吉科技、上海吉爽的注冊地址都位于上海市嘉定區真南路4268號2幢。而這3家公司均有一個共同問題:無故向借款用戶扣款。


造藝科技:現金貸嚴查風口下的“一本萬利”生意經


上海吉爽與上海躍吉、上海兩橙注冊地址一致,圖片來源于企查查


消金社發現,除造藝科技及其關聯公司外,哪吒錢包運營方上海況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現金快車、借點錢花運營主體杭州花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也都有眾多關于用戶惡意扣費的投訴。


有業內人士指出,在借貸平臺上,實行代扣服務現象非常普遍,“目前基本上算是‘潛規則’,因為這樣能夠降低逾期率大大提升催收的效率。”


對于很多現金貸平臺來說,代扣服務一旦被禁止,對借款用戶的約束降低,逾期率會大大增加,相對應地,暴力催收現象也會更加嚴重,而這些都會給行業帶來負面影響。


但與此同時,代扣服務也確實為部分平臺的違規操作留下了“可乘之機”。


在法律專家看來,惡意扣費從本質上說違背了消費者意愿或者消費者知情權,是對消費者知情權和公平交易權的侵害。因為這些APP并沒有給消費者充分的提示,而是直接進行扣費。


第三方支付淪為“偷錢幫兇”


現金貸平臺能從用戶手中“偷”走錢,離不開提供了支付通道的第三方支付的“幫助”。


聚投訴數據顯示,2019年第二季度,第三方支付行業的投訴量比第一季度上漲64%,主要涉嫌為“714高炮”平臺提供惡意扣費的支付服務。


某第三方支付商務人員稱,他們有專門的商務團隊為現金貸平臺提供對接服務,因此現金貸運營方想在他們平臺開戶并不難,需要提供的資料有營業執照、開戶許可證、法人身份證、APP名稱等。


一位行業人士透露,客戶的資質在最開始被審核通過后,客戶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更換APP名字,扣款短信顯示的名稱也可以被修改。這也就意味著,平臺可以先用某個名稱通過審核,事后再換馬甲改成其它借貸平臺的名字。


而除了平臺可以自行改名外,甚至對一些已經被工商管理部門認定為經營異常的平臺,支付平臺同樣為其提供支付通道。


一家叫做“元氣滿滿”的超利貸平臺,其運營公司于2018年10月25日因為公示企業信息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而被列入經營異常名單,但是截止到今年6月,這家平臺依舊在正常扣款,其業務似乎并未受到影響。


2019年3月28日,央行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支付結算管理防范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有關事項的通知》,對于部分銀行和支付機構存在特約商戶資質審核不嚴、注冊信息不真實等問題,《通知》明確要求收單機構嚴格按規定審核特約商戶申請資料,采取有效措施核實其經營活動的真實性和合法性。


投訴平臺相關信息顯示,匯潮支付今年以來因為疑涉為高利貸現金貸平臺、非法彩票平臺提供支付通道屢被投訴。5月15日,央行上海分行發布的行政處罰公示顯示,匯潮支付因未按照規定履行商戶身份識別義務等多項違規,總計被罰630萬元。


此外,暢捷支付、百付寶、豐付三家支付機構因存在危害支付服務市場等違法違規行為,被央行營管部分別罰款人民幣9萬元、3萬元、3萬元。


“所謂‘危害支付服務市場’,多是因為接入了博彩、炒幣等違規商戶。”某業內人士解釋道。


為什么在監管嚴厲打擊下,依舊有第三方支付機構頻踩紅線?


“風險越大的商戶,收費越高。”一位第三方支付企業工作人員章文曾向新流財經表示,第三方支付市場產品同質化嚴重,市場競爭激烈,接入網聯、銀聯后,備付金集中存管,成本攀升,利潤下降,中小型機構為了生存,不得不對接超利貸、彩票類商戶。


據章文透露,一般消費金融公司對接第三方支付機構,代扣費率通常在千分之2或者千分之3,而為超利貸、博彩類商戶做代扣,費率通常在千分之6左右,通道緊張的時候,費率能到1%,甚至更高。


如果為一家月放款20億的現金貸做代扣,按照千分之6的費率來算,第三方支付機構一個月可以收入1200萬左右,扣除成本后,真正利潤在500萬左右。而一些將系統放在緬甸、越南的境外博彩平臺,一天流水上億元也不是新鮮事。


因此,即使面臨一次被罰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的金額,很多第三方支付機構依然愿意鋌而走險,對接一些高危商戶來獲得高利潤。


“線上靠現金貸、博彩,線下靠套現才能活。”有從業者這樣形容小型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現狀。


一位現金貸行業從業者告訴消金社,近期,包括北京地區在內的相關監管部門約談部分第三方支付公司,要求后者審慎開展或清退P2P、黑網貸支付結算業務,并提交相應的整改方案和清退時間表。


如果消息屬實,那么依靠其盈利的支付機構不得不經歷變革的陣痛。


而對于被切斷資金通道的這些P2P和超利貸平臺來說,它們除了惡意扣費的生財之路被斷,還或將面臨真正的生死考驗。


作者:消金社

貸款投訴交流QQ群156819658(7群)QQ群751745785(6群)!本站已開放注冊升級會員享有更多權益;網貸投訴或交流請上 易信問答http://wd.yixinlicai.com ;歡迎下方留言與更多人交流!請您將本文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