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錢難倒英雄漢。”


眼下,輪到凱石基金掌門人陳繼武為錢發愁了。想當初,歷任浙江省國際信托投資銀行總部副經理、南方基金基金經理、中國人壽資金運用中心基金投資部投資總監、富國基金投資總監、副總經理等職的陳繼武何嘗如此?一旦自立門戶后,際遇便不可同日而語。


2020年1月13日,凱石基金發布《關于凱石秦純債三個月定期開放債券型發起式證券投資基金基金合同的公告》稱,凱石秦純債三個月定期開放債券型發起式證券投資基金(基金代碼:007112)于2019年3月4日獲得中國證監會證監許可〔2019〕314號文準予注冊。


截至2019年11月29日基金募集期限屆滿,該基金未能滿足《凱石秦純債三個月定期開放債券型發起式證券投資基金基金合同》規定的基金備案的條件,故基金合同未能生效。


新經濟e線注意到,這是2020年以來首只募集失敗的基金,也是近幾年來首只未能如期成立的發起式債券型基金。


另據新經濟e線統計,2019年12月就掀起了一波發起式基金的清盤高潮。其中,不乏南方基金、華安基金等大型基金公司旗下的基金。


凱石被一千萬難倒


如今,最終的結果是,凱石基金真被一千萬元難倒了。究竟是公司不愿意出一千萬元,還是囊中羞澀,拿不出一千萬元,不得而知。


首只發起式債基募集失敗!凱石被一千萬難倒


所謂發起式基金,是指基金管理人及高管作為基金發起人,認購一定數額而發起設立的基金。不同于普通基金,發起式基金只需基金管理人或公司高管和基金經理等認購金額不低于1000萬元,且持有期限不少于3年,即可成立。可見,發起式基金對首募規模的要求其實并不高。


實際上,早在2012年,中國證監會修改《證券投資基金運作管理辦法》相關條款,發起式基金正式面世,并作為一種重要的創新基金而備受關注。迄今,發起式基金已走過了逾七年的發展歷程。


據悉,凱石秦純債原為凱石基金旗下首個固收類產品。根據該基金招募說明書,基金發起資金來源于基金管理人股東、高級管理人員及擬任基金經理。發起資金提供方將使用發起資金認購本基金的金額不少于一千萬元人民幣,且發起資金認購的基金份額持有期限自基金合同生效之日起不少于三年,期間份額不能贖回。


該基金發售募集期為2019年9月2日起到2019年11月29日,不面向個人投資者公開發售。擬任基金經理高海寧歷任中國人壽資管銀行業務部、國際業務部助理、研究員;國開證券研究中心研究員、國開泰富基金總經理助理、公司公募投資決策委員會主任。


對凱石基金而言,不僅首個固收類產品出師不利,公司旗下另一債券型基金發行也于去年年底宣告延期。


2019年12月19日,凱石基金發布公告稱,凱石岐短債債金已于2019年12月9日開始募集,原定募集截止日為2019年12月19日。現決定將本基金的募集時間延長至2020年1月13日。此前,公司還將該基金首次募集規模上限為10億元人民幣(不包括募集期利息)。并稱當基金規模超過10億元時,基金管理人將采取末日比例確認的方式實現規模的有效控制。


對此,在一位資深市場人士看來,步入2020年以來,在爆款基金頻現的情況下,仍然出現了首個按照基金合同不能成立的基金,此舉意義深厚。


“其實,去年就成立了較多類似規模約千萬左右的發起式基金。比如很多定制型基金就是這樣。在先期沒有找到資金的情況下,基金公司先行拿出一千萬,成立后再去找資金進來。”上述資深市場人士告訴新經濟e線。“凱石秦之所以直接選擇不成立,說明問題比較嚴重。公司連一千萬都不愿意出,后續很有可能也找不到機構資金,所以絕望了。”


該資深市場人士進一步分析道,這里面又分兩種情況。一是公司賬上有一千萬元,但不愿意拿出來,二是公司賬上甚至沒有一千萬元了。公開資料表明,凱石基金2017年5月10日成立,注冊資本金為1.5億元。


“對于一家新成立的基金公司來講,幾年運作下來,說不定資本金已經燒光了。在這種情況下,基金是否能夠平穩地運作下去呢?恐怕是一個疑問。很多新基金公司之所以發展不起來,實際上都會面臨同樣的情況。”對此,該資深市場人士直言。


南方、華安領銜清盤


新經濟e線發現,自2019年以來,市場再度刮起發起式基金發行風潮。新發基金類型不僅集中在債券型基金、養老目標基金,浮動凈值型貨幣基金和其他權益類基金中也出現了發起式基金的身影。


另據證監會官網披露的2020基金募集申請公示表(截止2020年1月3日)顯示,目前正在申報的發起式基金共計有148個,其中,僅3個月定開發起式債基就超過30個。


值得關注的是,盡管發起式基金初期1000萬元的成立門檻較低,但最大的風險點在于三年后的清盤風險。具體而言,如果基金成立滿三年后的對應日資產規模不能達到2億元,則基金合同將自動終止并清盤,且無法通過召開持有人大會實現延續。


比如,2019年12月一個月,在觸發合同終止條款而宣布清盤的11只基金中,發起式基金就多達5個,占據近半壁江山。


首只發起式債基募集失敗!凱石被一千萬難倒


2019年12月23日,南方基金發布《關于南方睿見定期開放混合型發起式證券投資基金


基金合同終止及基金財產清算的公告》稱,本基金的基金合同生效日為2016年12月21日,基金合同生效之日起3年后的對應日為2019年12月21日。


截至2019年12月21日日終,本基金的基金資產凈值低于2億元,已觸發上述《基金合同》約定的自動終止情形,基金管理人將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基金合同等規定對本基金進行清算。


另據南方睿見定期開放2019年三季度報告表明,報告期內,該基金份額僅有4616萬份,對應期末基金資產凈值僅5147萬元,遠低于2億元的資產紅線。


此外,中融基金旗下兩只發起式信用債指基也已出現觸發基金合同終止的情形,分別包括中融上海清算所銀行間3-5年中高等級信用債指數發起基金、中融上海清算所銀行間0-1年中高等級信用債指數發起基金。


該兩只基金分別于2019年12月24日和28日起進入清算程序。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這兩只基金期末資產值分別僅有978萬元和955萬元。


同樣,長信上證港股通也宣告于2019年12月15日起進入清盤程序。據該基金2019年三季度報告披露,報告期內,基金實現利潤-104萬元,期末基金資產凈值僅錄得2181萬元。


而華安基金旗下華安安泰定期開放在去年四季度遭遇巨額贖回之后,基金管理人經與基金托管人浦發銀行協商一致,提議終止《基金合同》,并召開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審議上述事項根據決議生效公告,該基金最后運作日為2019年11月 5日,自2019年11月6日進入清算期。


此前,華安安泰定期開放剛于2019年1月25日生效。設立時募集的扣除認購費后的實收基金(本金)為1.16億元。截至最后運作日2019年11月5日基金凈資產僅為1017萬元。短短不到一年時間,華安安泰定期開放便倉促提前宣布清盤。


不僅如此,除了華安安泰定期開放以外,華安基金旗下還有3只貨幣型基金華安季季鑫A、華安月安鑫A、華安月月鑫A也扎堆在2019年12月31日一天宣告清盤。


在前述資深市場人士看來,發起式基金最初推出的宗旨是與投資者風險共擔,利益共享,但現在卻變成了某些基金公司確保新產品成立的工具,還有的基金公司則是為了迎合機構投資者,而采用發起式發行定制債券基金。顯然,這與發起式基金的初衷也是相悖的。


作者:新經濟e線

貸款投訴交流QQ群156819658(7群)QQ群751745785(6群)!本站已開放注冊升級會員享有更多權益;網貸投訴或交流請上 易信問答http://wd.yixinlicai.com ;歡迎下方留言與更多人交流!請您將本文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