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發生以來,央行、銀保監會等部門出臺多項舉措強化金融支持疫情防控,保障企業和個人在疫情期間的金融服務。但一些政策被“老賴”“反催收”群體借題發揮,趁機加以利用,將政策變為其拖延還款、逃避催收的“理由”,和宜信理財小編一起了解。


業內人士和專家認為,部分群體肆意歪曲疫情期間新政,損害了特殊時期的金融秩序,同時不利于網貸風險出清,存在引發互聯網金融“爆雷”的風險。建議進一步完善細化金融支持政策,強化證明信息管理,對鉆空造假行為進行嚴厲打擊。


“老賴”鉆政策空子


偽證可“輕松過關”


疫情發生以來,實體經濟遭受沖擊,部分個人、企業的還款能力和意愿受到影響,延期還款或利息減免成為現實需求。受此影響,微信、QQ、閑魚等互聯網平臺近期涌現大量“反催收”群組和服務,傳授利用疫情期間相關政策拖延還款的新招數。


據某“職業反催收人”介紹,對疫情期間的新政策加以歪曲,對于拖延還款而言成為“利好”,只要偽造隔離、停工等證明,并對催收人咬定自己受疫情影響就能輕松過關,平臺審核也很難嚴格把關,對于個人而言,至少可以拖延到疫情結束后。


山東某消費金融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反催收”組織平時最忌憚逾期記錄登入征信系統,但此前下發的《關于進一步強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指出,對受疫情影響暫時失去收入來源的個人和企業,可依調整后的還款安排,報送信用記錄。“但‘受疫情影響’這一標準比較模糊,鑒定難度大,為‘老賴’借題發揮留下一定的灰色地帶。”


記者在公益性消費投訴平臺“聚投訴”上查閱發現,周投訴量排名前10位中有8位是消費金融平臺。投訴者普遍表示,“沒有說過不還款”“疫情期間無法復工沒錢還款”“網貸平臺無視國家政策,希望有關部門做主”等。業內人士表示,以“聚投訴”為代表的投訴平臺上的許多投訴,都是“反催收”組織指導部分“老賴”所為,目的在于給相關消費金融平臺聲譽造成負面影響,從而達成逃避還款的目的。


清華大學中國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何平等人說,疫情期間政府出臺相關舉措,本意為個人和企業提供金融支持,降低疫情對經濟的負面影響。不少行業機構也紛紛積極響應新政,為用戶提供延期還款服務。但這些善意之舉在幫助疫情受害用戶共渡難關的同時,卻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當成了惡意“逃廢債”的“擋箭牌”,形成不良風氣。


 老賴借疫情逃避催收,業內:阻礙網貸出清或引爆雷風險


“反催收”成產業鏈


“老賴”數量劇增


2019年底,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發布的一則信息指出,通過持續的跟蹤發現,一些網貸群體以“反催收”名義行著有組織、有預謀的“老賴”之實。這類群體中的很多人,發起、成立了各種形式的反催收公共聊天群,大多集中于QQ和微信平臺,不僅傳授各類逃避還款的方式,還提供“有償服務”,為用戶“定制”反催收方案,形成了黑色產業鏈。


業內人士表示,一些欠債人此前利用業務漏洞和投訴機制,給金融平臺制造干擾,達到了借貸后不還錢的目的。隨后這些人把“經驗”進行總結,專門教人如何逃債,最終形成了所謂“反催收聯盟”“反催收組織”,實際就是“老賴”組織。這些“組織”如今包含欠債人、已上岸的“老賴”、服務中介等。


某消費金融平臺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反催收”組織慣用的招數一般是投訴、耍賴、扮弱勢等。因為監管部門對于金融機構有投訴解決率的考核要求,部分“老賴”正是利用這一點,通過惡性投訴等手段施壓,以達到免除利息或延期還款的目的,甚至還會找機會誣告機構。而疫情期間,打著新政的旗號,許多“老賴”通過偽造貧困證明、病歷證明、住院繳費單等方式,試圖從金融機構處獲得息費減免或延長還款期限,實際是在逃避還款。近期,這一現象逐漸增多,其背后都有著“成熟”的操作套路,這說明反催收產業鏈不但成型,疫情期間數量也在增加。


記者進入幾個“反催收”群組摸底發現,群成員多則近千人,主要是網貸、信用卡或消費金融公司的逾期者,“如何逾期還款或不還”“還有哪些平臺可以貸到錢”是最熱話題。記者在一個名為“反催狗”的QQ群中詢問“有沒有受疫情影響還不上錢的?”迅速得到他人回應。并有所謂“職業反催收人”主動聯系記者,表示可以解決問題,同時提供了幾個價位的“方案”供記者選擇。


在經過初步的咨詢后,一位“職業反催收人”給記者發送了文字說明、視頻教程等內容,并表示他們有專門的團隊負責研究政策,制定逃避還款的方案,還有更多、更齊全的“教學”內容待付費后再發給記者。


危害金融秩序


阻礙風險出清


業內人士和專家表示,“老賴”“反催收”群體借疫情期間政策逃避信用責任,有損金融秩序,不利于信用體系構建及網貸風險出清,并在一定程度上抬高了正規融資成本。


一是危害金融秩序,影響信用體系構建。濟南市互聯網金融協會相關負責人說,“老賴”“反催收”群體不僅歪曲解讀政策,拖延自身還款時間,還在社交媒體發布信息、組建群組,成立所謂“反催收聯盟”,有償指導他人與金融機構“對抗”,嚴重影響正常金融業務。


何平等人說,疫情期間的政策是根據當前的實際情況,適當放寬貸款標準、降低不良標準,但疫情期間的特殊性一定程度上覆蓋了原有市場化的信用評估體系,對于金融機構而言風險有所增加,還會對其短期和長期業績帶來一定損失。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相關政策除了被“老賴”“反催收”群體利用,也不能排除一些金融機構也趁機歪曲政策,從而掩蓋自身與疫情無關業績窟窿的可能。


二是加大互聯網金融“爆雷”可能性,不利于存量風險化解。山東某金融外包服務公司負責人說,疫情期間,不少消費金融平臺貸款逾期比率大幅上升。大量借款人以“無法復工沒有收入”為由拖延還款,導致一些中小平臺資金流出現問題。尤其是小額現金貸款業務原本壞賬率就高,如此一來資金缺口再被放大,“爆雷”風險增加。


相關專家認為,央行此前表示將配合銀保監會推進網絡借貸領域專項整治,力爭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網貸存量風險化解,但從疫情發生以來各平臺風險出清情況看,這一壓力仍較大。


三是擾亂資源配置,抬高正規融資成本。多位受訪互聯網金融業內人士說,“老賴”“反催收”群體圍繞政策造假,增加了金融機構識別風險的難度和成本,損失相關機構的資金使用效率。而這種成本可能會被轉嫁到正規企業和個人身上,間接造成了正規融資成本的上升。


強化證明信息管理


嚴厲打擊鉆空造假


受訪專家和業內人士建議,進一步完善細化有關金融支持政策,強化證明信息管理,對偽造信息、鉆政策空子的行為進行嚴厲打擊。


專家認為,疫情期間的金融支持政策被“老賴”“反催收”群體鉆空子,這一風險的出現也讓金融機構對政策的落實存在顧慮。相關部門可進一步完善規定,避免政策支持出現“一刀切”。同時加強對個人與企業審查驗證,有效核實其受疫情影響程度,適當調整幫扶細則,嚴格剔除“老賴”“反催收”群體。何平說,對于信用風險較大的“老賴”以及在疫情暴發前就存在長期違約行為的個人和企業,應無條件剔除優惠政策之外,無論是否受疫情影響,都不能享受優惠。


業內人士還表示,“受疫情影響”相關證明造假多、鑒定難,主要在于證明信息的開具和管理存在大量漏洞,缺乏一定標準,亟須強化證明信息管理,嚴厲打擊鉆空造假。例如強化證明信息統一管理,使其偽造更難、驗證更易、流程更簡。同時,專家建議完善相關法律法規,進一步規范金融機構“催收”行為,對長期偽造信息、鉆政策空子、擾亂金融秩序的“老賴”和“反催收”群體進行嚴厲打擊,消除其生存的灰色地帶。


北京市網絡法學會副秘書長、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與互聯網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員車寧說,此次疫情對消費金融平臺來說既是考驗也是機遇,疫情之下,網貸行業基于互聯網和大數據的核心競爭力將會更加凸顯。各平臺應進一步提升技術實力,制定應對風險的預案,加強自身風控管理,避免盲目拓展用戶群體導致的風險加劇。


此外,部分受訪業內人士還認為,隨著中國國內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生產生活秩序加快恢復,有關金融支持政策如何漸進有序退坡也需提前謀劃研究。


貸款投訴交流QQ群156819658(7群)QQ群751745785(6群)!本站已開放注冊升級會員享有更多權益;網貸投訴或交流請上 易信問答http://wd.yixinlicai.com ;歡迎下方留言與更多人交流!請您將本文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