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美團,晚上滴滴,日賺三五百元。”


29歲的網友“麥穗”,一天能同時打幾份工。


在一個近200人的QQ群里,他正指點負債累累的群友們如何“上岸”。


他是逾期江湖的老人了,曾經欠了40來萬的貸款,經過掙扎,現在已經看到了上岸的希望。


他們中大部分人,已經被列入行業共享的借款“黑名單”。成了黑戶,不怕上征信,不怕打通訊錄,他們對擼口子已經無所顧忌了,什么砍頭息高費用都是浮云,擼到就是賺到了。


誰還能從貸款“黑戶”身上賺到錢呢?


可是,麥穗和他那些聚集在一起想通過擼高炮“上岸”的盟友們并不知道,有一個神秘而龐大的地下組織,正在將他們引入另一個更深的陷阱。


他們打造了一條有著成套的產品的黑戶流水線,他們的目標是,榨干黑戶身上的“最后一分錢”。


逾期江湖,最有價值的是“黑戶”


“收黑戶,不黑不要來!”


“無前期費用,急用錢的可以找我,二十多分鐘下款,真心幫忙,不下款不收費。”


“收一批躲債的,辛苦一個月,日入4位數,你都身無分文了,我還能騙你什么?”


中介徐文和很多同行一樣,每天都在朋友圈樂此不疲地發廣告。盡管他們看起來是那種整天發垃圾廣告的劃水網友,可他們是貸款圈子里的“隱形富豪”,月入幾十萬的大有人在。


在貼吧、微信朋友圈、各種社群中,一群中介在極力地營銷獲客,他們不要優質客戶,不要還得起錢的客戶,尋找那些負債累累的貸款黑戶。


而“黑戶”們是很難貸出款來的,一般的貸款中介根本不想接這類客戶。在徐文這里,“黑戶”卻可能是逾期江湖里最有價值的客群。


和一般的中介不同,專收黑戶的中介一概不收各種前期手續費,只求“精準獲客”。


看起來,這比騙完貸款前期手續費就消失的中介,和搞砍頭息的借條玩家們“良心”多了。如果中介圈也有鄙視鏈,在徐文眼里,他們這種靠實力賺錢的,是不屑于跟前兩種“騙子”相提并論的。


他們向收集來的黑戶主要營銷三類產品,第一類就是專供黑戶擼口子的高炮貸款。


高炮與高炮有別,黑戶與黑戶不同,總有放水的口子讓他們撿漏。


徐文用到最重要的工具,是一個叫做“U享圈”的高炮返傭平臺。跟一般的貸超一樣,“U享圈”上線了大量的貸款產品,但專業度一點也不少。


它根據貸款口子進件條件、審核方式、關聯系列把高炮口子進行精準分類,有的還放上了不少消金公司、互金、甚至銀行的貸款產品。


誰還能從貸款“黑戶”身上賺到錢呢?


圖片來源:U享圈App截圖


不同的是,這個平臺不是給借款人用的,而是專供中介代理注冊使用,形成一個專屬中介推廣二維碼,中介根據黑戶的情況匹配合適的貸款口子,將下載貸款口子的推廣二維碼發給借款人。


但“U享圈”并不是體驗最好的返傭平臺,很多中介還推薦了“天天學卡”、“ 派金花”、“金主邦”、“款爺邦”......


“這些平臺的貸款產品更新更快,我一般都同時用6-7個返傭平臺。”中介阿亮是徐文的同行,對他來說,口子更新越快,撿漏的機會就越多。“多關注才能快、準、狠地做好業務。”


一旦借款人下款成功,返傭平臺結算一部分費用,CPS100-200元不等。


客戶掃碼下載高炮App申請后,阿亮說,這些返傭平臺的貸款口子還會有訂單信息反饋,比如“180xxx ,成功下款xxx。”


有的貸款口子返回的訂單信息,甚至連客戶電話號碼都不脫敏。


下款成功的借款人,也會事后付給中介費用,一般是貸款金額的30%-50%。


中介和黑戶之間最大的默契就是,都覺得這是撿漏,誰也沒想過還錢。


他們齊心協力擼高炮,一個自詡拉人上岸,一個想著薅點羊毛。


“我們跟客戶一般都是五五開,一單一結大部分都不會跑單。”阿亮透露,雖然中介不收前期費用,但他們絲毫不擔心跳單。


因為撿漏的事情很容易上癮。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下款,客戶用完了錢,很快就會回頭找他們要第二個口子。


“借款人現在自己很難找到高炮口子了。”阿亮說。


在貸款市場經過有關部門一系列的嚴厲打擊下,地下高炮貸款產品以一種更分散、更隱秘、更低調的方式隱藏了起來。


實體辦公室找不到,官方網站找不到,官方微信找不到,應用市場也找不到,連APK安裝包都找不到。不像從前,現在高炮團伙們沒有一點公開信息和廣告的痕跡。


高炮返傭平臺,設置幾十元到幾百元的代理費門檻,篩選出認真干活的中介發展下線,不問姓甚名誰,不問家在何方。


他們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千萬,像一張巨大的暗網。傳銷式地,跟著中介們的足跡在各個社交圈快速鋪開。


什么寧波系、小象錢包系、一號錢莊系、獼猴桃系......這些高利貸App,就這樣通過他們手里一張張二維碼,明目張膽地從這張龐大又隱秘的暗網毛細血管,送進了全國各地。


在這個見不得光的市場中,越是黑暗,就越有商機。


因為不收前期費用,帶著虛假的救贖旗號,這種黑戶生意容易受到信任。


如果運氣好,日賺千元不是夢。


徐文主要就靠這種高炮推廣吃飯,行情好的時候,一天能賺1000多快。


但阿亮很慚愧,他說自己沒認真推廣,一個月沒做幾個客戶,加上四五線城市的客戶質量差些,下款率低,所以一個月只能掙賺一萬多元。


高炮羊毛要薅, 銀行的羊毛更要薅


在這場游戲中,如果獲客不夠精準,遇到優質一點的信用卡逾期客戶,徐文就拿出他的第二款產品“九色優選”(以下簡稱“九色”)。


高炮的羊毛要薅,銀行的羊毛就更要薅了。


九色這是一個火遍中介圈的信用卡代還平臺,和貸款返傭平臺一樣,九色也可以發展多級代理推廣。集申卡、養卡、套現、賬單管理等功能于一身,還能當作智能pos機。同類的平臺還有很多,比如優可生活、叮咚智卡。


誰還能從貸款“黑戶”身上賺到錢呢?


圖片來源:網絡


實際上這是一個線上套現+引流的平臺。跟線下pos機套現還信用卡和刷卡套現薅羊毛一個邏輯。只不過九色優選的方式更便捷,成本更低。


九色的絕技是“空卡代還”。


就是在客戶信用卡完全沒額度的時候,也能通過先還進去一部分,再反復套現還入,把已出賬單,替換成未出賬單來延長免息還款周期。


這項業務的費用大概在1%-1.25%左右。一萬元的帳單,一般至少付出100元費用。


不過阿亮說,如果運氣不好,也會碰到客戶被銀行高度管控,還進去第一次就刷不了卡套不出來了。


盡管比起高炮返傭平臺收入差一點,中介們對這類平臺的推薦熱情依然很高。


九色不僅擁有鋪天蓋地的線上推廣中介,線下地推團隊更是無孔不入。


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的部門副總監梁斌,無意間在他的車窗上也發現了“九色優選”的小卡片。


他認為,這種平臺大概率涉及拉人頭的問題,而且平臺系統安全性不高,很可能泄漏客戶信用卡片上CVV2碼等支付信息。


“悶聲作大死。”梁斌評價。


但很多中介并不清楚套現是違法行為。


“這跟我有什么關系,有問題也是平臺的問題。”一位九色的代理人員無所謂地說。


在眾多中介推廣信息中,這家炙手可熱的線上信用卡套現平臺九色,App別稱也叫“軟銀支付”,運營主體叫做“深圳市浪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令人難以想象的是,企查查顯示,該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已經在市面上穩穩當當存在了6年之久。


最后的收割:憑本事借來的錢,憑本事輸出去


但是,這條產業鏈到這里并沒有結束。畢竟中介專門收集黑戶的目標是,榨干他們身上的“最后一分錢”。


不管信用卡還是網貸,如果黑戶已經黑到沒有任何口子可擼了,那么他們還有最后一道壓榨機要過:賭博推廣平臺。


一樣的分銷推廣,一樣的多級中介代理。中介們埋伏在各個“上岸群”、逾期QQ群里,自己常常是這些社群的管理員或群主,盯準時機,選出黑戶做最后一刀收割。


在很多逾期借貸者的世界里,賭博借貸常常不分家。


因為賭博輸錢舉債的人比比皆是,因為借貸想上岸又去賭運氣的也不少。


此時就能看出來,這條黑戶產業鏈,是一場多么精準的收割。


“老哥”們憑本事借來的錢,最后還得憑本事輸出去。


這是中介們的黑戶流水線上,最暴利的一環。


徐文主要推的是高炮,但偶爾也向走投無路的借貸“黑戶”推薦網賭平臺。


不論輸贏,他們和平臺一樣,按照賭博資金流水提成,至少按照流水金額的1%收費。


網賭比網貸的失控更可怕。不管你有多少錢,都會不費吹灰之力地交代在這里,很多人還同時交代了他們人生。


在漫不經心的推廣下,徐文只發展了四個下線。最近他的網賭業績每天都有300多塊的傭金收入,行情稍好的時候也能達到500-700元的日均收入。


誰還能從貸款“黑戶”身上賺到錢呢?


來源:網友供圖


但是他認識一個很厲害的上家,在最新一次更新的收入記錄中,這位上家單日傭金是17104.17元,歷史傭金累計超過243萬元,發展直屬下線161人,關聯團隊的總人數超是121590人。


誰還能從貸款“黑戶”身上賺到錢呢?


來源:網友供圖


驚人的團隊規模和暴利,撐起了整個黑戶產業鏈末端的網賭造血工廠。


只有賭徒們一秒上天堂,一秒下地獄。


他們在別人的游戲里心存僥幸想翻盤,卻從來不明白,話語權永遠掌握在在規則設計者的手中,自己早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而中介也不過是這場游戲里的NPC,被游戲規則框起來,做著那些固定的任務和收益。


真正的既得利益者,隱藏在更深、更黑暗的地方,收走了這場游戲最大的一塊蛋糕。天亮的時候,他們穿上光鮮的華服,站在陽光下生活。


被收割的“黑戶”,則從此跌向深淵。


想上岸,卻離岸更遠了。


尾聲


發廣告的中介還是天天都活躍在群里,不是推銷貸款口子,就是推薦網賺的路子,人數看起來比逾期的借款人還多。


作為逾期“老鳥”,麥穗很看不慣這些中介的套路。


他思路清晰,自認為自己把握的才是“上岸”的真正技術,就算是擼口子也絕不靠中介。


但他現在不擼高炮了,也不想走那些從貸款走向貸款中介的致富之路,“賺錢的路子網上沒有,都是騙子!”


結果不一會兒,他就被群主踢出去了。


群主清理了這些頭腦清醒的“老江湖”,和一堆插空發廣告的中介后,自己維持著每小時一次的“借條”放款的圖文直播廣告,總不忘加一句,“借條,符合條件的趕緊來找群主做!”


“從負債人身上賺錢,越拉越深!還上什么岸,真缺德!”終于有人發現所謂的上岸群原來并不能上岸后,罵罵咧咧地退群了。


麥穗從上岸群消失了,去繼續他白天跑美團,晚上跑滴滴的生活,也許終有一天能回到正常的生活。


但很多人沒有麥穗這么清醒,他們泥足深陷,還沒能離開這個濁浪滔天的江湖。


(以上部分人名為化名)


作者:新流財經

貸款投訴交流QQ群156819658(7群)QQ群751745785(6群)!本站已開放注冊升級會員享有更多權益;網貸投訴或交流請上 易信問答http://wd.yixinlicai.com ;歡迎下方留言與更多人交流!請您將本文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