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行進擊零售業務的這幾年,消費貸作為零售業務的一部分,逐漸由不被重視轉變為各家摸索、發力的方向,和宜信理財小編一起了解。


不過,我們從眾多年報中可以窺見,在2019年,多家銀行對消費貸業務踩下了剎車。


其中,“宇宙行”工行的消費貸余額連續兩年下滑,2019年跟建行消費貸余額一起跌出了2000億元隊列;


本應是零售金融“后起之秀”的光大銀行,拳頭消費貸“隨心貸”余額增速驟降,從2018年同比增長1648.07%,下滑到2019年23.03%的同比增速,猛踩剎車。


越來越多的大行消費貸業務呈現出疲軟之勢,給了消費金融行業預警信號:這既意味著存量市場的運營挑戰,也預示了新增消費貸市場中的危機四伏。


今年以來,許多大行都紛紛采取了多種措施來刺激消費貸款業務發展(《大行瘋狂促銷消費貸》),它們又能否“絕地反擊”呢?


消費貸余額整體增速放緩,工行、建行跌出2000億隊伍行列


2019年,多家中大型銀行的消費貸余額增速與2018年相比,整體呈現放緩的趨勢。


光大銀行消費貸:光大同比增速減20倍,工行等余額跌出2000億元


其中,工行、建行的消費貸余額在2019年分別同比下降5.21%和9.77%,跌出2000億隊伍行列。


而這也已是工行連續兩年余額下滑,從2017年末的2557.83億元一路降至2019年末的1935.16億元,被中信銀行反超。


光大銀行消費貸余額雖然保持住了同比增長12.06%的速度,但與2018年246.8%的同比增速相比,縮減了20倍左右。


交行雖未在財報中明確披露此項數據,但截至2019年末,交行除按揭、信用卡、個人經營類貸款外的其他個人貸款余額為963.90億元,2018年該數字為1229.09億元,同比下降27.51%。


另外,建行、平安銀行、光大銀行對其拳頭消費貸產品的數據也進行了具體披露,對比發現,消費貸余額增速下滑的趨勢更加明顯。


光大銀行消費貸:光大同比增速減20倍,工行等余額跌出2000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光大銀行的“隨心貸”2018年同比2017年增速1648%,2019年同比2018年增速卻只有23.03%。


雖然,“隨心貸”由于近兩年剛開始發力,基數較小,在2018年業務規模擴展相對較快,但2019年的猛然急剎車,或也是應對消費貸市場大環境變化的措施之一。


實際上,在2019年半年報中,多家銀行便有了消費貸余額增速放緩的跡象,尤其是與住房貸款、信用卡的增速相比。


在監管嚴查消費貸違規流入股市、樓市,以及不良率普遍升高的警醒下,為了防范風險,多數銀行也選擇主動收緊了這項業務。


大行消費貸市場亟需采取一些有效措施來刺激恢復過往的發展速度。


不過,在整體消費貸余額增速疲軟的情況下,也有銀行依然堅挺,其相關經驗或許值得借鑒。


2019年末,郵儲銀行消費貸余額維持住了同比增長15.17%,也成為了唯一一家余額超過3000億元的銀行,拉開了與其他行的差距,位居榜首。


那么,郵儲銀行消費貸是如何做到的呢?


在其財報中解釋到,本年與螞蟻金服、騰訊等頭部互聯網平臺、電商平臺等合作,通過“線上+線下”模式, 實現各方在流量、渠道、數據、資源多方面優勢互補;


在網絡貸款方面,對外借力平臺合作助推零售信貸業務場景化發展,與螞蟻金服、 度小滿金融等合作的“郵信貸-花唄”、“郵信貸-借唄”、“郵信貸-有錢花”以及“網商貸”等產品陸續上線。


可見,通過與互聯網巨頭的合作打通線上合作,再加上郵儲銀行扎根深厚的線下渠道,二者相結合為其消費貸業務大展身手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除了與互聯網平臺合作,今年以來,還有很多銀行積極采取了措施,試圖“拯救”消費貸。


比如開年以來,多家銀行大力展開花式促銷,密集性地調降產品利率。工行直接將線上信貸產品“融e借”的年利率降至4.35%,建行“快貸”的年利率也由5.2%及以上降至最低為4.1%…


另外,多家銀行還推出“團購貸款”的活動,以拼團貸款、利率更低的方式來刺激老客戶帶動新客戶。


當消費貸不良率普遍上升,銀行該怎么辦?


除了面對余額增速下滑的壓力外,多數銀行還需承受消費貸不良率上升的考驗。


2019年,包括郵儲、建行、農行、招行等在內的銀行消費貸不良率均不約而同地有所上升,其中以建行最高,攀升至1.39%。


也就是說,銀行采取行動刺激消費貸余額增長時要更加地謹慎了,警惕背后暗藏的風險。


首先,存量用戶的二次營銷是銀行應對不良率上升比較保險的做法,通過給予優質存量用戶提額或者其他優惠措施來激活部分“沉睡用戶”。


其次,還可以適當改變原有的獲客渠道。


獲客渠道直接影響獲客質量的優劣,此前我們可以在各大貸超平臺上看到許多銀行消費貸產品的身影,但是,貸超類引流獲得的客戶,雖然量級較大,但客戶質量相對難以保證。


這一點可以借鑒多家銀行關于信用卡業務新增疲乏、不良上升的解決方法,去年包括招行、浦發、交行等在內的銀行加大了向金融場景之外的更廣闊的生活場景中發現優質用戶,一方面可提高存量用戶的活躍度,另一方面也可通過非金融場景吸引新用戶,掙脫單純金融場景的低頻束縛。


有意思的是,平安銀行2019年年報中提到,通過MGM模式獲得的客戶整體資產質量優于其他客群。


截至2019年末,“新一貸”通過MGM模式發放貸款686.82億元,占“新一貸”整體發放的61.3%。而該部分客群的不良率僅為 0.69%,較整體不良率低0.65個百分點。


在獲客愈發艱難的情境下,這種模式或許值得一些銀行等金融機構參考,且不良率表現較好。


不過,2019年銀行消費貸不良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但有的仍低于其信用卡透支的不良率。


比如,2019年郵儲銀行信用卡透支及其他不良率為1.74%,招行信用卡不良率為1.35%,農行個人卡透支不良率為1.57%,都高于消費貸不良率。


有分析認為,長期而言,消費貸仍是銀行的優質資產,雖然目前在個人貸款中占比并不高,但通過有效的運營策略和注重風險把控,尚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作者:新流財經

貸款投訴交流QQ群156819658(7群)QQ群751745785(6群)!本站已開放注冊升級會員享有更多權益;網貸投訴或交流請上 易信問答http://wd.yixinlicai.com ;歡迎下方留言與更多人交流!請您將本文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