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真的不跑路”到“真的不兌付”,點融用了3年,和宜信理財一起了解。


2016年5月,3歲的點融將“真的 不跑路”字樣的廣告語送到了報紙、公交車站牌、LED屏幕等醒目之處,在第一波P2P爆雷潮中為自己“發聲”。


點融數月無回款:三折收割出借人


一年后,點融高調宣布更名,由“點融網”更名為“點融”,確定了全球戰略的定位。彼時,有消息傳出,點融此舉意在上市,掛牌首選地點為香港或紐約,公司估值超過10億美元。


點融的計劃在2018年被打亂。國內網貸行業歷史上,2018年毫無疑問是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暴雷潮風起。


這一年,點融也沒能幸免于難,隨著行業浪潮一起陷入了危機之中。逾期、裁員、高管內斗、線下門店關門……點融的問題一出接一出。


值得一提的是,21CN聚投訴上,關于“點融”投訴信息整整10000條。10000條投訴信息的背后,有苦等兌付的出借人,也有從點融借款后因高利率拒絕還款的借款人。


三折債轉 強勢收割投資人


作為一家網貸平臺,逾期是最大的致命傷。2018年下半年,點融開始出現兌付危機,至今尚未明確有清退或轉型等消息傳出,甚至連兌付計劃都未曾發布過。


投資人對于危機的感知要更慢一些。2018年8月,郭麗(化名)在點融又投入了4萬元。加上未兌付的部分,郭麗在點融的出借金額接近30萬元。


據了解,郭麗選擇的是點融“小融包”項目,是一款隨借隨取的活期產品,利息相較其他產品要低一些。“當時把它當成了一個銀行在用,多余的錢都會放上面。”


這筆4萬元的出借款,也是郭麗在點融的最后一筆投資。原本對接的客戶經理失去了蹤影,也沒有具體的兌付計劃,郭麗開始了漫長的債轉之路。


2019年8月,郭麗接到點融客服的安撫電話,“公司一切向好,請您安心等待。要不要再嘗試一下我司的新標的,是到期后可以立馬轉出來的保障項目。”


活期產品無法兌付,到期后的長期產品亦是如此。


吳雨(化名)告訴柒財經旗下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她投的是點融定栗賺VIP12月期理財產品,當初宣傳稱“到期自動退出無需債轉,且收益率保證在10.2~10.4%”,而實際情況是收益低至0.94%,并且產品到期后需要債轉才能退出。


4月7日本是吳雨(化名)在點融最后一筆投資到期的日子,“兩個月前,這筆錢已經被強制復投了,分散到不同的新標的中,合同期從2020年2月延長了一到兩年。”


標的到期難兌付,出借人僅依靠每日幾十元甚至幾元的零星債轉想要拿回本金,幾乎成了癡人說夢。“拖”,成為了點融的主要策略。


點融數月無回款:三折收割出借人


“有時候也能接到一些五折、六折收購點融債權的消息,我們不敢相信”,李明(化名)指出,出借人們懷疑點融與資產公司聯合,降低兌付成本,遭到點融否認,可3月6日,點融推出所謂的加速債轉通道,以三折收購債權。


根據點融官網,出借人所說的加速債轉通道,是點融為特殊困難出借人提供的賬戶轉讓綠色通道,有緊急資金需求的用戶在提交申請后由點融進行人工審核。


有觀點認為,點融此舉就是為了規避監管“三降”要求,實際上平臺撮合交易中,偶爾也仍有新增出借項目。“但我們出借人是絕對不會同意這個方案的。”郭麗肯定道。


出借收益、轉讓款雙零 合作方遭受質疑


網貸行業清退、轉型的大背景下,全國網貸平臺數量急劇減少,而在清退的平臺中,完成全部兌付工作的平臺屈指可數。4月2日,網貸平臺錢牛牛宣布退出網貸行業,完成所有項目本金及利息的足額兌付工作。


這也被點融出借人看作是“教科書般”的正確退出方式。


2019年11月15日,點融就“爆雷”傳言發布了公告,稱該消息不實,公司目前一切正常運營。但在投資人看來,“相較這種欲蓋彌彰的公告,我們更希望點融能拿出更為實際的兌付方案。”


據多名投資人反映,點融的債轉項目自2019年12月起開始雙零。郭麗在點融平臺上的債轉,更是自2019年9月起持續雙零。而所謂雙零,是指出借用戶無出借款收益、無債權轉讓回款。


以點融出現逾期的時間開始估算,點融在2019年下半年到期的項目不斷增加,雙零用戶數量也在逐漸增多。“不回款的理由也很多,系統更新,對接央行征信系統,疫情期間人手不夠,清明節假期……而每一次更新之后,借款協議、合同等,就會與之前不一樣了。”


投資人質疑,點融債轉后的受讓資金并沒有對應債權人。這便涉及到點融存管銀行——百信銀行。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9月,點融宣布接入百信銀行存管。


在雙零期間,投資人質疑百信銀行作為幫兇截流還款,操作存管賬戶。對此,4月14日,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致電百信銀行詢問相關情況,對方表示,百信銀行與點融仍在合作期間,用戶可提現金額由賬戶實際可提現的數額決定,至于回款的具體情況則需要向點融了解情況。


另一方面,自成立以來,點融先后完成9輪融資,資金方包括渣打銀行、老虎基金等。“多家國際一線投資機構投資”,是點融重要的宣傳點之一。2018年3月,點融還曾宣布與中合中小企業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合擔保”)合作風險保障計劃,為納入計劃的出借人提供墊付賠款服務。


點融數月無回款:三折收割出借人


據出借人反映,中合擔保向其回應稱,已于2019年1月31日終止了與點融平臺的合作,合作期間已按規定完成了相應賠付工作。但時至今日,點融官網首頁仍在宣傳與中合擔保的合作項目。


做背書的投資機構并未對實際兌付做貢獻,第三方擔保早已停止合作卻不作告知。投資人認為點融前后不一,具體的兌付情況無法落實。


目前,點融官網無法查看2019年11月16日前披露的公告,運營數據也在2019年11月后停止了更新。


點融數月無回款:三折收割出借人


截至2019年11月30日,點融借貸余額為82.43億元,利息余額3.60億元,逾期金額為30.32億元,累計代償金額為28.25億元。其中,點融逾期90天以上金額為28.77億元,90天以上逾期率為22.59%。


4月14日,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多次嘗試注冊點融,均未成功,頁面顯示為“服務器繁忙,請稍后再試”。點融像是變成了一座圍城,外面的人進不去,里面的人出不來。


靠高利現金貸輸血


2019年1月21日,點融宣稱,首批逃廢債名單成功納入央行征信系統,標志著其為首批獲準接入的網貸機構。


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注意到,有出借人就點融前述接入征信系統一事在央行留言板上進行提問。對此,央行回應,點融僅是通過上海的監管機構報送了一批逃廢債名單,并未真正接入央行征信系統。不過,此舉仍是對惡意欠款人帶來了一定的威懾。


出借人忙自救,各種方式搜集點融違規的證據。而另一頭的借款人也并不好過。


2019年2月,劉華(化名)在點融旗下平臺U錢包申請了一筆10000元借款。在10000元到賬后,隨即被以“前置保險費”名義劃扣509元。“2019年10月,我聯系客服索要借款合同,客服給了我一份確認發標的發標通知書。再追問后續,客服就不回應了。”


而客服提供的文件內容顯示,劉華的借款本金為12737.47元。按12期,實際到賬9491元,每期還款1211.54元計算,劉華合計應還款金額為14538.48元,以實際借款金額9500元計算,年化利率超過53%。


點融數月無回款:三折收割出借人


在償還了8期借款9696元,劉華拒絕償還剩余款項并對U錢包進行投訴,要求按實際借款本金歸還本息,退還相關保險費用,重新計算還款方式。


而據劉華表述,此后有點融相關工作人員聯系其稱,協議中顯示是借款本金是將服務費、申請審批費等計入后的計算方式,是合法的,扣除的保險費用已為其購買保險,可在恒安保險官網查詢。“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恒安保險官網顯示我根本沒有相應的保單。”


除了U錢包外,公開資料顯示,點融旗下現金貸口子還包括魔借、錢急送、點融借貸、點融極貸等。有用戶稱,在魔借借款3000元,借款期限為2個月,每月還款額為1789.21元。按IRR方式計算年化利率達151%。


值得注意的是,點融與現金貸的淵源頗深,創始人郭宇航一度被看作是現金貸的推崇者。早在2016年,點融還風光無限時,郭宇航成立星合資本,聯合洪泰基金創立了星河洪晟基金,第一批投資的公司包括現金貸平臺魔法現金。


據新流財經報道,魔法現金部分高層以及普通員工來自點融,起初的放貸資金也幾乎全部由點融輸血,巔峰時期月放款近20個億。而在點融陷入危機后,魔法現金放貸規模有所縮水,2019年6月,魔法現金在嚴監管下停止運營。


對于被認為是“社會毒瘤”的現金貸,郭宇航也有不同看法。他曾公開表示,銀行不作為,才催生了現金貸,會有源源不斷的新人群有現金貸需求。而基于成本以及周期,現金貸合理的費用收取不應該納入利息范疇,沒有必要對于利率進行一刀切。


值得一提的是,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就前述情況聯系點融相關負責人,并發送采訪提綱,不過截至發稿前,對方未給出任何回復。


來源:互聯網金融新聞中心

貸款投訴交流QQ群156819658(7群)QQ群751745785(6群)!本站已開放注冊升級會員享有更多權益;網貸投訴或交流請上 易信問答http://wd.yixinlicai.com ;歡迎下方留言與更多人交流!請您將本文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