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當雷曼兄弟宣布破產,全球經濟陷入衰退之時,一種叫做比特幣的新型加密貨幣的想法正在悄然醞釀。而在這十年的光景里,比特幣在互聯網上由一股反權威的風潮成功變成了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市場;同時它也從程序員間的一種愛好演變成了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和宜信理財小編一起了解。


在這短短的十年里,幣圈幾經浮沉。有人為了推動比特幣的發展,甘愿錯過上億的家產;有人沉迷于比特幣帶來的財富,不惜踏入違法的禁地;更有人陷入渴望實現財務自由的焦慮,終日沉迷于一夜暴富的幻想......


這些人構成了比特幣的十年圖譜,記錄著它改變世界的軌跡。


如果今天我對你說,比特幣給這個世界帶來了巨大的改變,你一定認為我夸大其詞,空口無憑。那么,接下來我將用六個不同的故事告訴你,比特幣究竟是如何改變世界和我們的生活的。


第一個使用比特幣購買披薩的程序員漢耶斯:一種新的點對點支付方式


2010年5月的一天,佛羅里達州天氣溫暖、陽光明媚,程序員兼比特幣早期礦工LaszloHanyecz年幼的小女兒,正踮著腳伸手去拿放在餐桌上的披薩。這兩個披薩是Hanyecz用一萬個比特幣換來的。

這六個故事講完了比特幣誕生的十年


那時,距離比特幣問世還不到兩年的時間,在普通人眼中它幾乎一文不值,一枚比特幣的價格還不到半美分,并且根本沒有商家愿意接受用比特幣付款。而LaszloHanyec作為一名早期的比特幣礦工,他的電腦每天都能夠挖出數以千計的比特幣,于是他萌生了一個念頭,“在網上尋找一個愿意跟他用比特幣交換食物的小伙伴。”


2010年5月18日,Hanyecz首次在BitTalk論壇上發出了交易請求,說他愿意用挖礦所得的1萬枚比特幣購買兩個披薩。剛開始的兩天,論壇上的大部分人討論的還是用一萬枚比特幣換兩個披薩值不值或者是如何將披薩送到Hanyecz的住處,甚至有人出主意讓他以41美元的價格在比特幣市場上出售這些比特幣而不是去買兩個披薩。


直到請求發出四天之后,Hanyecz才宣布他成功用比特幣與一個叫做jercos的用戶換了兩個披薩。


2010年5月18日上午12:35分


LaszloHanyecz:“我愿意花一萬枚比特幣買兩個披薩。我可以今天吃一個,留一個到明天再吃。你可以自己做或者將外賣訂單的收貨地址設置為我家。我的目標只是用比特幣換取食物而已。”


2010年5月18日下午7:01分


ender_x:“10000枚比特幣相當多了,你可以拿到bitcoinmarket上去賣掉,它們還值41美元。”


2010年5月21日下午9:12分


BitcoinFX:“Laszlo,我愿意給你買一個披薩,但我不是美國人,他們可能會以為我在惡作劇。”


2010年5月22日下午7:17分


LaszloHanyecz:“我只想說,我成功的用一萬枚比特幣換到了披薩。”


這六個故事講完了比特幣誕生的十年

大概當時誰也沒有想到,八年之后比特幣的價格最高達到了2萬美元,而這兩個披薩將價值兩個億。


面對與兩個億的失之交臂,有人曾采訪過LaszloHanyec問他是否后悔錯過了成為億萬富翁的機會,LaszloHanyec回答說:


我并不后悔,因為我認為我的這個行為是偉大的,這是我參與比特幣發展的一種方式。我知道,如果我可以使用比特幣購買食物,那么它就跟其他的貨幣一樣,我們就可以靠比特幣生活。


其實,比特幣誕生的初衷就是成為一種點對點的支付系統。LaszloHanyec用比特幣換披薩的行為正式開啟了比特幣在現實中作為一種支付工具的大門。


LaszloHanyecz和jercos在這場交易發生之前,彼此并不認識,他們只是在IRC聊天室討論過關于比特幣的問題,對彼此的ID號很熟悉,在看到Hanyecz發出的交易請求之后,居住在距離弗羅里達州1900公里以外的加州西海岸圣克魯斯附近的jercos在聊天室與Hanyecz取得了聯系。


在那個比特幣還屬于極客玩物的時期,在商家還沒有開始接受比特幣支付的時候,他們的交易只能在雙方達成共識的基礎上進行。2010年5月22日下午,jercos先在棒約翰訂購了兩個披薩送到了Hanyecz的家中;而后在當天下午18:16分左右,Hanyecz向jercos的比特幣地址發送了10000枚比特幣。


這六個故事講完了比特幣誕生的十年

比特幣的出現讓支付交易跨越了地理上的障礙,使交易雙方無需像使用現金交易時那樣,在固定的場合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也使其無需像在網上定外賣那樣,在付款的過程中借助支付寶這樣的第三方中間服務商來完成交易轉賬。


隨著比特幣市場的進一步發展,如今比特幣一天的交易量已經超過了20萬筆,接受比特幣支付的商家也越來越多。2013年,商業太空飛行公司維珍銀河開始接受比特幣支付;2014年12月微軟開始允許用戶使用比特幣在微軟賬戶上充值,并購買Windows和Xbox商店的游戲、電影和應用;2015年Foldapp允許用戶在使用比特幣支付時獲得20%的折扣,并在星巴克門店購買咖啡;2016年,德國國內能源巨頭Enercity宣布接受比特幣支付,居民可用比特幣支付電力、燃氣、供暖和飲用水賬單;2017年,日本有20多萬家商戶開始接收比特幣作為一種合法的支付手段。


而在幣圈,5月22日被稱為“比特幣披薩日”。比特幣愛好者用這一天來紀念比特幣作為一種新興的支付手段是如何顛覆傳統世界的支付方式,并一步一步走進了人們日常生活的。


暗網絲綢之路的締造者烏布利希:非法交易的新寵


2010年,28歲的烏布利希在LinkedIn上發布了一段宣言稱:“我要建立一個經濟模型,讓人們生活在一個沒有強權的世界里。”


而這里所謂的強權,卻是根植于政府機構的警察與法律。烏布利希式的自由主義認為:毒品的使用與買賣,應該基于個人的選擇;只要你情我愿,就可以去販毒、賣淫、賭博、販賣軍火甚至雇兇殺人。


2006年,烏布利希從德克薩斯大學物理專業畢業,厭倦了枯燥的物理實驗的他赴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攻讀材料科學碩士學位。在這期間,烏布利希逐漸迷上了自由主義和經濟學,他不但加入了賓州大學自由至上主義社團,還多次在辯論會上宣揚自由主義主張。研究生畢業之后,對自由極度渴求的烏布利希在創業的過程中接觸到了比特幣的概念,去中心化的比特幣似乎完全契合他心中那個沒有“強權”的世界,于是與比特幣核心理念惺惺相惜的他萌生出了暗網的雛形。


所謂暗網指的是那些無法使用普通的搜索引擎訪問,通過洋蔥路由層層加密形成的層疊網絡,十分隱秘難以追蹤。2011年,在物理和材料化學方面頗有建樹的烏布利希憑借自學的編程知識創建了暗網“絲綢之路”。


在網絡搭建完成之后,烏布利希成為了進駐的第一個商家,他將自己和女朋友種的致幻蘑菇放在上面掛牌出售,交易方式明確規定需要使用匿名性極強的比特幣,很快他們收獲了第一筆資金。隨后,便不斷有毒販慕名而來,不到兩個月絲綢之路的用戶數量就超過了100萬,商品種類超過上萬種,其中有七成還是毒品,除此之外暗網上還出售假鈔、槍支彈藥、假護照駕駛證和盜用的信用卡信息。


這六個故事講完了比特幣誕生的十年

而比特幣作為一種新型的貨幣形式,在被作為支付手段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成為了暗網的硬通貨,這除了其匿名性之外,很大程度上還因為其難以追蹤的特性高度符合暗網的需求。這種使用洋蔥路由瀏覽和比特幣交易的雙重匿名反追蹤系統,使得暗網中的交易資金和用戶信息無從追查。暗網絲綢之路就這樣風光了兩年的時間。


但是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2013年10月烏布利希在一家書店上網時被美國FBI逮捕。FBI在拿到烏布利希的電腦之后,對其進行了數周的分析,得出結論稱烏布利希攜帶的筆記本電腦中擁有14.4萬余枚的比特幣,總價值超過1.22億美元,而絲綢之路自建立之初以來的短短兩年時光,通過比特幣完成的毒品交易額超過12億美元。


這六個故事講完了比特幣誕生的十年

從早期的數據中也可以發現,在比特幣最初誕生的三個年頭,有30%的交易指向暗網;到了2014年,六大暗網中平均每天比特幣的交易量達到了65萬美元。暗網為違法交易提供了一個匿名的撮合平臺,而比特幣為其提供了匿名的資產流動方式,二者相輔相成繁盛一時。


2015年烏布利希被判終生監禁,2017年他上訴失敗,維持原判。然而,暗網締造者的折戟卻絲毫沒有妨礙比特幣繼續充當非法交易的幫兇。2013年11月在烏布利希被捕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絲綢之路2.0版本上線;后來在暗網之外,比特幣又逐漸流行于洗錢、網絡勒索等其他領域。


從2011年起,俄羅斯人AlexanderVinnik開始用比特幣洗錢,數額超過40億美元;2014年,魁省29歲的PascalReid在邁阿密接頭交易比特幣時被美國特勤局當場以洗錢罪名逮捕,其用來購買比特幣的錢是盜取信用卡數據獲得的贓款;2017年5月,全球近100個國家的微軟系統計算機遭到WannaCry病毒攻擊,黑客要求被攻擊用戶支付比特幣贖金,十天之內150個國家超過20萬臺電腦被入侵。


截止2018年1月,大約有25%的比特幣用戶和近一半的比特幣交易與非法活動相關,交易總額達到了720億美元,非法交易在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助推下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對于加密技術的信仰者而言,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在暗網和非法交易中的活躍已經成為了一個阿克琉斯之踵,稍加不慎,可能會為比特幣引來滅頂之災。


身處通貨膨脹中的委內瑞拉居民:不依靠央行發行的全球流通的保值資產


“我們都是百萬富翁,但我們都一貧如洗!我每個月的工資900萬玻利瓦爾,但只勉強夠買一公斤肉。”委內瑞拉43歲的護士邁瓜利達·奧羅諾思說。


一年前,在委內瑞拉喝一杯咖啡的價格在2300玻利瓦爾左右;到了今年這筆金額上升至200萬玻利瓦爾。今年8月,當地一卷廁紙的價格是260萬玻利瓦爾,買半盒雞蛋都快要用推車運錢了。事實表明,委內瑞拉的經濟發展已然失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到2018年年底,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率將飆升至1000000%。


在嚴重的通貨膨脹面前,百姓們在挖空心思尋求自救的辦法。此時,不依靠中央機構發行的全球流通的比特幣登上了歷史的舞臺,成為身處水深火熱中的委內瑞拉居民的一項選擇。


在全世界大部分地區,比特幣都主要是被作為一種投機性產品,而在委內瑞拉,比特幣不僅能夠給當地居民帶來正常的生活水平,也是在極高的通貨膨脹率中繞過監管限制,持有外匯的一種手段。


委內瑞拉政府在經濟萎靡不振之際實施了嚴格的貨幣管控,在當地購買商品不能使用除了玻利瓦爾以外的任何貨幣。如果你擁有一家公司,需要從海外進口一些東西的話,你必須先得到政府的批準,才能把當地貨幣兌換成美元。所以,在委內瑞拉這樣一家企業想要正常運作就必須在黑市上購買美元或者賄賂政府官員。


2014年,委內瑞拉的情況開始變得很糟糕。Reddit網友858graphics的父親在加拉加斯開了一家還不錯的空調維修公司,當他們開始意識到他們國家的經濟將變得更加惡劣的時候,858graphics一家計劃在美國開設一個銀行賬戶,然后把手上所有的玻利瓦爾全部兌換成美元以抵抗通貨膨脹。但很快,棘手的問題就來了,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把手上的現金存到美國的賬戶中去。


在委內瑞拉如果想要把現金兌換成美元,首先你不能把它存到銀行,因為政府不允許你持有外幣;其次,你不能帶著大筆資金游蕩在街上,因為當時的委內瑞拉搶劫盜竊案件屢見不鮮;另外,你也不能帶著這些現金去機場,因為你有可能遭到機場警察的敲詐。在走投無路的時候,858graphics接觸到了比特幣這項新技術,別無選擇的情況下他們將所有資產兌換成了比特幣。

這六個故事講完了比特幣誕生的十年


時間快進到2017年,委內瑞拉的經濟已經無可挽回,858graphics父親的空調維修生意也做不下去的時候,858graphics說:“多虧了比特幣,才讓我們有能力養活自己,也有能力考慮移民到其他國家的問題”。


同樣的場景也發生在29歲的委內瑞拉年輕人胡安·平托的身上。胡安·平托在電影院前排隊買票時,他拿出手機在localbitcoin上賣出了正好夠買電影票的比特幣。雖然胡安·平托住在委內瑞拉,但他的大部分資產都不是本國貨幣,他持有大量比特幣,也有不少用比特幣兌換的外幣。


據Localbitcoin的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委內瑞拉的比特幣交易量一直在不斷地刷新記錄。而在當地有條件的居民也走上了比特幣挖礦之路。委內瑞拉廉價的電費使其成為全球比特幣礦工最能賺錢的三大國家之一,在這里一個普通礦工靠挖比特幣平均每個月能賺500美元左右。這500美元足以養活一個四口之家,還可以用來從海外購買尿不濕和胰島素等生活用品。


2015年,胡安·平托辭掉了原本機械工程師的工作,開始從事比特幣挖礦,這使他在委內瑞拉搖搖欲墜的經濟中得以維持生計。在這期間,他還成立了“Dr.miner”公司,為有需求的人家安裝比特幣挖礦電腦,這些人可以不用了解任何關于加密學或者挖礦的知識,挖礦軟件會自動在機器上運行,這樣一臺機器每個月的收益在200至900美元之間。


另外,可以在全球范圍內流通的比特幣,不僅可以幫助委內瑞拉人民抵抗通貨膨脹,還為他們提供了一種即時便捷的轉賬方式。


胡安·平托的家人朋友中仍然留在委內瑞拉的不到十分之一,大多數有能力的人都已經離開了這個國家,平托的大部分家人都住在西班牙。無意間他發現,父親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公寓的租客也擁有比特幣,為了方便,他同意這位租戶使用比特幣支付六個月的房租。于是,在租客將這筆比特幣發送給平托之后,他馬上轉給了他在馬德里的兄弟,兄弟收到之后又立刻在localbitcoin上將其兌換成歐元,他們的父親在一個小時之內就將這筆房租存進來他在西班牙的銀行賬戶,這使他們避免了電匯的延時和高昂的手續費。


讀到這里,我們可以發現在委內瑞拉這樣的國家,比特幣對普通民眾的吸引力是顯而易見的,不依靠中央機構發行和全球流通的特性消除了人們對政府和銀行的信任問題,也提供了一種方便快捷的匯款方式。


從歷史的角度出發,古代的貝殼貨幣到金屬貨幣再到后來的紙幣,貨幣的發行權是一個從個人逐漸向政府收攏的過程。而比特幣的出現打破了這一規律,它將貨幣的發行權下放到了每一個在工作量證明機制中參與挖礦的礦工手中;在委內瑞拉,這就意味著將財富的控制權交還到了人民自己的手中。而低延時低手續費的交易屬性,也打破了傳統匯款的弊端,為跨境匯款開辟了一條新思路。


無法自證身份的澳洲中本聰:比特幣私鑰即所有權


誰是中本聰?這是一個至今都沒有答案的謎題。


如果要說我們最接近中本聰的一次,大概是在2016年5月份澳大利亞計算機學者CraigS.Wright站出來稱自己就是比特幣之父的時候。當時,就連中本聰欽點的比特幣代碼合并者GavinAnderson也出來為其作證,稱其在私下用第一個和第九個區塊(當年中本聰將第九區塊的挖礦所得轉給了已故的比特幣開發者HalFinney)的私鑰簽署了“Gavin最喜歡的號碼是十一”這句話,并得到了GavinAnderson的驗證。


但是,后來在CraigWright公開的證據當中,他只用一個已知的簽名信息簽署了一段1964年Jean-PaulSartre在拒絕接受諾貝爾文學獎的演講片斷;而對于記者提出的從已知的中本聰地址轉出一筆比特幣的要求,他又遲遲沒有給出反應。這不禁讓人猜測,所有的一切不過是CraigWright精心布置的一場騙局。

這六個故事講完了比特幣誕生的十年


(CraigWright給出簽名對應的交易信息)


為什么說從已知中本聰的地址轉出一筆比特幣可以證明CraigWright中本聰的身份,而用一段已知的簽名信息簽署文件就不能呢?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在比特幣的世界,只有擁有私鑰才能證明一個人擁有這筆比特幣的所有權;而一段公開的簽名信息任何人都可以拿得到,因此并不能證明CraigWright就擁有這個地址的私鑰,從而也就無法證明他中本聰的身份了。


2016年5月,BBC記者將0.017個比特幣匯入2009年第一筆比特幣交易的地址,要求CraigWright表演匯回,但至今沒有結果。而在知名記者AndrewO’Hagan的調查中,這場關于中本聰身份的鬧劇儼然成為了一個涉及1500萬美元的商業“陰謀”。


這六個故事講完了比特幣誕生的十年

2015年,Wright陷入財務困境當中,并遭到澳大利亞稅務局的調查,2015年末,他逃離澳大利亞并前往倫敦避難。在此期間,CraigS.Wright數次向他曾經的同事StefanMatthews尋求幫助。


據StefanMatthews的回憶,2008年時Wright曾給他看過一份署名為中本聰的文件,當時沒有留意的他后來才意識到,那其實就是比特幣白皮書的原稿。這件事情讓StefanMatthews確認Wright與中本聰或多或少存在某種聯系。于是,他以此為條件,說服了加拿大P2P公司nTrust的首席執行官RobertMacGregor,讓他投資Wright并以1500萬美金的價格收購Wright旗下多家負債的電腦公司以及他的知識產權。


在聽了StefanMatthews的描述以及看到了網上爆出的證據之后,MacGregor確信Wright就是中本聰。因此2015年6月29日,他們達成了協議:MacGregor負責清除阻礙Wright公司東山再起的所有未償還債務,Wright負責提供身為中本聰的故事和自證身份的證據。MacGregor的小算盤打的很好,他想一旦Wright中本聰的身份坐實,他就可以以超過1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掉Wright所有的技術專利,大賺一筆。


然而MacGregor大概沒有想到,最終CraigWright不愿意拿出,或者說他根本沒有自己擁有早期比特幣地址私鑰的證據。


對于傳統的資產來說,比如房產、汽車甚至銀行存款,如果你想要證明擁有其所有權,那么就必須出具在中央機構登記或注冊的證明,而這些證明完全可以偽造;對于一筆現金而言,想要證明其所有權實際上是十分困難的,因為只要你讓別人確信你擁有這筆資金那么你就是它的主人,可以隨意花費。


在這里,我們可以來回顧一下從2015年底至今都有哪些證據可以來證明CraigWright是中本聰:


2008年8月Wright在其博客中發布的關于發行一種加密貨幣的論文;(論文內容與比特幣相似,當時中本聰的《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支付系統》還沒有發布)


2008年11月,該博客又更新了一篇博文,它包括了一個請求,如果讀者想要訪問他們的信息,需要使用一個PGP公鑰,而這個公鑰顯然和中本聰有關聯;

這六個故事講完了比特幣誕生的十年


澳大利亞時間2009年1月9日,比特幣官方上線之前,Wright在博客文章中寫下的“比特幣測試版本明天將會上線”的文字記錄


2014年1月Wright使用電子郵件地址satoshivistomail.com給他的同事發送電子郵件的記錄;(satoshivistomail.com地址與中本聰發布論文的郵件地址satoshivistomail.com非常相似)


GavinAnderson和StefanMatthews兩人證明CraigWright就是中本聰


······


如果比特幣只是一項普通的發明,以上證據或許可以證明CraigWright至少是發明者之一;而如果比特幣只是一筆普通的現金資產,不要說有GavinAnderson和StefanMatthews這兩個證人了,即使沒有人證明,他也可以隨意支配這筆錢。


所以,我們之所以說比特幣偉大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在于,比特幣的出現,改變了傳統資產所有權的形式。在比特幣的世界,任何情況下,只有私鑰才是唯一能夠證明資產所屬的憑證,這樣一來就沒有人能夠輕易的將別人的財富據為己有了。


通證經濟信徒元道:比特幣是通證經濟的基礎


只有山呼海嘯的浪潮和泡沫才配得上“通證”這件事。——元道


1996年,從清華大學電機工程系畢業五年的陳升開始進軍互聯網領域,并創立了世紀互聯數據中心有限公司,開始為用戶提供互聯網數據中心服務;2011年4月陳升帶領世紀互聯成功敲響納斯達克的大鐘;發展到今天,世紀互聯成為了中國最大的獨立數據中心運營商之一。而長期接觸網絡基礎設施和大數據的陳升也頗為關心能夠幫助提升生產效率的技術。


2013年他開始接觸并成為中國最早推廣區塊鏈概念的先行者。在區塊鏈領域他更喜歡用元道這個名字,2014年他率先提出將“blockchain”翻譯成“區塊鏈”,并聯合業界有識之士布局區塊鏈產業;2016年,在中關村管委會的支持下,元道發起成立了中關村區塊鏈產業聯盟,并擔任聯盟理事長;2017年他又提出了通證的概念,倡導發展“通證經濟”。


所謂“通證”通俗來講就是運行在區塊鏈上,可流通的加密數字貨幣權益證明。2018年春節,鏈圈在三點鐘無眠區塊鏈微信群的帶領下幾近癲狂,所有人都在談論區塊鏈,所有人都爭先恐后的期待入場,唯恐踏空。此時,元道先生與通證派先鋒CSDN創始人孟巖舉行了一場對話,探討通證經濟的問題。


席間元道稱:


“像區塊鏈和通證經濟這么顛覆性的技術革命和生產關系變革,必然會激發巨大的浪潮,必然會催生巨大的泡沫;反過來說,也只有山呼海嘯的浪潮和泡沫才配得上通證這件事。”


在國內,最先試圖實現通證經濟的人叫做張健,今年7月份,張健聯合元道和孟巖兩人開啟了幣改試驗區項目。對已有成熟產品和完整產業鏈的互聯網及傳統企業,實施一部分或全部業務的通證化改造,按照通證經濟的思路和模式重構,完成幣改及上市交易。


元道和孟巖在“我們為什么支持張健開啟FCoin幣改試驗區”中說:


“我們已經清晰的感覺到,一場通證經濟與實體經濟相結合、改變傳統的利益分配格局、釋放人們的創新和協作熱情的實踐大潮正在孕育涌動,即將席卷而來。我們一致認為,互聯網和傳統企業通過“幣改”,將自己的一部分或者全部業務按照通證經濟的思路和模式重構,這將成為一個大趨勢,任何人也無法阻擋。‘幣改’對這些企業乃至整個行業來說,將是脫胎換骨的蛻變,對于通證經濟來說,則是支持實體經濟的關鍵一步”。


區塊鏈是交易和價值流轉的基礎設施,通過區塊鏈對傳統經濟的通證化改造將從本質上改變資產的表現形式和流通方式。用元道的話來說就是:“區塊鏈是新世界的后臺技術,而通證是新世界的前臺經濟形態。”


但是,在目前缺乏監管并充滿了浮躁與暴富幻想的幣圈,想要真正實現通證經濟實屬天方夜譚。而不可否認的是,比特幣的出現為通證經濟的實現奠定了技術上的基礎;基于比特幣而誕生的區塊鏈技術實際上對生產力本身是沒有太大意義的,其真正的意義在于可以讓人們選擇最佳的方式登記、拆分和傳遞價值;這不僅改變了資產流通的方式,還改變了客戶、股東、員工以及企業之間的關系。


在區塊鏈的世界,用戶既可以充當客戶的角色,同時也可以是股東。所以在這里,傳統意義上的員工、客戶和股東之間的界限已經變得模糊,我們可以將其統稱為“勞動者”。在元道所提倡的通證經濟的生產關系中,勞動者才是第一優先考慮因素。


普通的加密貨幣投資者:7*24小時不間斷交易


與傳統股市每天有交易時間限制的規則不同,比特幣市場是一個7*24小時可以不間斷交易的地方。這樣的交易規則打破了傳統市場的局限,為加密貨幣市場的投機者們提供了更多自由發揮的空間。當然了,投機者們也沒有放棄開創比特幣更多玩法的機會,其中有一種常用的套利手段叫做“跨境搬磚”。


所謂“搬磚”就是從一家報價相對較低的交易平臺買進比特幣然后到報價較高的平臺出售的過程。2013年4月,當時還在美國伯克利留學的中國學生袁浩瀚和朋友悟空在收集比特幣價格數據的時候發現,在不同交易所之間比特幣存在非常大的差價,尤其在不同國家之間,那時中美比特幣差價長期維持在30%到50%之間。

這六個故事講完了比特幣誕生的十年


于是,發現套利空間的兩人便立刻開始研究具體該如何在不同平臺之間搬磚掙錢。但由于當時大部分交易所因為法律問題關閉了注冊功能,剛入場的他們一時間找不到可以美元買入比特幣的交易所,因此經過大量的搜索和篩選之后,他們選擇了一家叫做LocalBTC的場外交易平臺,用美元與一位埃及賣家進行交易。在收到對方的BTC打款之后,他們第一時間在中國一家差價較高的交易所將其賣掉,這筆交易凈賺30%。


在24小時不間斷的市場面前,不同國別之間的時差根本不算事兒,因為無論深夜還是黎明,只要你醒著就可以交易。


時間一晃到了2017年,搬磚這種套利手段發展的更加成熟。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發布《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將彼時最火熱的ICO歸類為非法金融活動。一時之間,國內幣價大跌,而與此同時境外投資者正在大量以低價購入比特幣,從而造成了中外市場巨大的差價。


當時幣圈一位資深投資者老A就借此機會在國內場外交易平臺買幣,然后搬到國外交易所去賣,來來回回一個月,賺了一大筆,其中最高一筆就有18%的利潤。后來,老A成立了專業的搬磚團隊,雇了人日夜盯盤。今年1月份,幣價大跌市場上哀嚎遍野,但國內外依舊存在套利空間。據老A估計,從今年1月份到4月,他們從境外買幣回國內賣出這樣的操作底倉資金增加了6倍;多則一趟12%的收入,少則一趟0.8%,就算熊市還是有辦法賺錢。


然而24小時交易的模式也并非完全是一件好事。它開始使不少投資者陷入焦慮,因為或許在你熟睡的時候,你的比特幣價格已經一瀉千里了。


今年3月7日的深夜在幣安平臺上,VIA/BTC交易對異動,黑客先通過第三方釣魚網站盜取用戶的賬號和登陸信息,再通過調取幣安平臺的APIkey在VIA/BTC交易市場程序化下市價買單,造成許多投資者的除了比特幣以外的加密貨幣被以當時市價拋售,并被兌換成VIA,從而導致恐慌性拋售,比特幣等幣價暴跌而VIA幣價大漲。


造成市場的混亂之后,黑客則通過做多VIA或做空比特幣來實現盈利,在國內投資者還處于睡夢中之時,他們已經不知不覺完成了收割。


7*24小時全年無休的幣市不僅顛覆了傳統股市的交易模式,更將投機者們帶進了快節奏易焦慮的交易氛圍當中,就像是一場永不停息的戰役一樣,前赴后繼,日夜無眠,只為狙擊轉瞬即逝的一個微小的交易機會。


結語


改變,才是這個世界永恒不變的鐵律。


比特幣十年,其對世界的改變就真切的發生在我們的生活中。而脫胎于科技極客和自由主義烏托邦的比特幣自身,也正處于不斷的變化之中。


只是這種變化,也并不往往是好的。


比特幣對一群加密朋克而言,是對無政府去中心化的自由主義思潮的變現;權力下放,隱私保護是它向這個世界傳遞的態度。但在發展中,隨之而來的卻是去中心化理想的破滅;無論是挖礦算力的集中化,還是幣圈意見領袖號召力的權威化,無數事實已經向我們證明,比特幣或許可以顛覆傳統的中心化力量,但是與此同時,一個新的中心化世界正在建立。


比特幣對一群加密極客而言,是對算法和共識的技術信仰的變現,當初的開發者還懷揣共同的理想創建新世界。但在暴利面前,隨之而來的卻是技術信仰的扭曲;中本聰的隱退,將面臨爭議時的決定權交給了社區自己,于是爭端和分裂層出不窮,無數投機者開始打著比特幣的旗號舍命圈錢。


在消極者和唱衰者的預言中,比特幣至少已經死了315次,而他們還在悻悻的揣測其真正的滅亡將在何時到來;但在積極者眼中,如果用《反脆弱》一書中介紹的林迪效應來看,比特幣作為一種不會自然消亡的技術,已然存在十年的它預期壽命或許將更長一些。


要說改變世界的同時還在不斷自我改變的比特幣還有沒有一些不變的特質在閃閃發光呢?


當然有。


現在的比特幣更像是人類不斷追求自由和理想的象征。在堅定的信仰者心中,比特幣大概還是那個頭頂自由主義光環的時代符號。


好與壞,是顛覆一切還是回到原點,都取決于比特幣的下一個十年。


宜信理財推薦閱讀:

一場價格、節點大PK:整個幣圈都在屏息關注

幣圈亂象:礦工起義、陰謀論盛行,比電視劇還精彩

比特幣“開采”成本有多高?是黃金的三倍!



來源:華爾街見聞



由宜信理財www.htxbr.com小編整理,轉載請注明出處!請關注宜信官網!

貸款投訴交流QQ群156819658(7群)QQ群751745785(6群)!本站已開放注冊升級會員享有更多權益;網貸投訴或交流請上 易信問答http://wd.yixinlicai.com ;歡迎下方留言與更多人交流!請您將本文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