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一年時間,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從令人瘋狂的投資爆款走向“瀑布”行情,一瀉千里。有一個區塊鏈的最高價格達到了5.57元,而前幾天的現價只有0.016元,堪稱暴跌慘案!和宜信理財小編一起了解吧!


2016年12月31日,全球數字貨幣總市值才僅有177億美元。2018年,全球數字貨幣市場市值最高點在1月8日,彼時總市值為8139億美元。而11月23日消息,全球數字貨幣總市值已跌破1400億美元。


就比特幣而言,2017年底比特幣價格一度突破2萬美元,站上了一個令人暈眩的歷史高峰。然而,今年5月,比特幣開啟了“跌跌不休”模式。11月25日凌晨5點左右,比特幣開始瘋狂大跳水。一天內從4200美元跌至3500美元,24小時跌幅18.65%,較2017年12月峰值19290美元己累計跌去近82%。


虛擬貨幣暴跌讓眾多曾為加密貨幣站臺的大佬倉皇出逃,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便是其中一個。


幣圈暴跌眾生相:大佬刪微博去禪修,要上市的也掛了


高調進軍幣圈10個月后悄悄退出


日前,有媒體曝出真格基金創始人、新東方聯合創始人徐小平疑似退出幣圈。公開資料顯示,徐小平及其真格基金投資的區塊鏈項目,其中MDT較最高價已跌去99.7%,幾乎歸零。


11月28日,網上有消息曝出,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的微博已經沒有任何關于區塊鏈或者加密貨幣的內容。因此,網上有人推測稱,徐小平可能已經退出區塊鏈的圈子。


徐小平曾與俞敏洪、王強創辦了中國最大的教育培訓機構新東方。新東方上市后,徐小平單獨出來做投資,并成立了真格基金。


真格基金從創立開始,就一直積極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未來科技、人工智能、企業服務、醫療健康、消費升級、教育、內容娛樂及大文化等不同領域進行廣泛的投資。真格基金先后投出了羅輯思維、小紅書、蜜芽、 ofo等獨角獸企業以及在美國上市的世紀佳緣、聚美優品等中國概念股。


2018年1月9日,網上流出的一張微信聊天截圖宣告徐小平正式進入區塊鏈的圈子。事實上,這一天對區塊鏈行業而言也是個需要被記住的日子。


據該微信聊天截圖顯示,徐小平在一個500人的微信群里竭力宣傳區塊鏈,呼吁CEO們要“all in區塊鏈”。他說,“區塊鏈的革命已經到來。這是一場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偉大技術革命”。


徐小平對區塊鏈的興趣和信仰不僅體現在他的言辭中,在其對區塊鏈項目的投資中也可見一斑。


據不完全統計,真格基金投資了將近30個區塊鏈項目,在其官網所羅列的有關金融科技投資案例中,涉及區塊鏈以及加密貨幣有關的項目為火幣、FINBOOK、DDEX、公信寶、Coinify、BLOCKSEER等,其中已經發幣的項目為火幣和公信寶。


徐小平及其真格基金曾憑借這些項目賺得盆滿缽滿。據媒體報道,徐小平在幣圈的頭號大將戴雨森單單一個人從IOST項目獲取的報酬就超過一億人民幣。


公開資料顯示,戴雨森系前聚美優品產品副總裁,于2017年7月離開聚美優品加入真格基金擔任合伙人,徐小平則是聚美優品最早期的投資人。此外,IOST創始人鐘家鳴更是喜提了一輛上千萬的法拉利。


年初有數據顯示,徐小平的真格基金在2017-2018年間投資的區塊鏈項目獲得了平均近7倍的回報率,所投的項目的最大平均回報率高達670.86%。其中,公信寶的回報率高達3816.25%,Internet of Services 和 Data 的代幣IOST和DTA緊隨其后。


但數字貨幣大跌讓徐小平損失慘重。據媒體報道,徐小平及真格基金投資的區塊鏈項目IOST、EDU、YEE、QUNQUN等目前跌幅已超90%。


前火幣首席戰略官宣布退圈禪修


有意思的是,11月28日,徐小平以前在新東方的學生,前火幣集團首席戰略官蔡凱龍在其個人公眾號中發布了告別幣圈的宣言。蔡凱龍表示不僅要退出幣圈,而且還要去禪修,和這個紛紛擾擾的世界說再見。


蔡凱龍表示,他將在11月28日-12月8日期間進行禪修,通過禪修證明其對世界說“不”的能力,要試試遠離了這個世界,他將如何存在。


蔡凱龍還披露了禪修內容:10天在與世隔絕的修行場所,手機沒收;禁止有電視、書和音樂等娛樂;不允許擅自和同伴說話,一天只能有2小時和導師探討禪修,其他時間靜坐用功;不能運動,只吃素食;每天嚴格早上4點起床,晚上9點休息。


蔡凱龍表示,這一系列清規戒律對于我這樣敏銳而好奇的人來說,簡直是一種巨大的折磨。然而這些近乎苛刻的要求是有必要的,為的就是把外界的接觸降到零,把欲望降到最低,磨煉心性,才有可能在禪坐中,提升專注力,增長對自我的了解和洞察,最后達到不役于物,不困于心。


有趣的是,蔡凱龍不僅僅是徐小平老師在新東方的學生,更是徐老師的忠實擁躉,四年前徐小平的真格基金投了火幣,蔡先生也于2017年加入了火幣,成為了火幣集團的首席戰略官。


當時蔡先生還曾在個人公眾號中寫到,為了得到徐小平老師的愛,他等了21年。


蔡先生在《得到徐小平老師的愛,我等了21年》一文中寫到,


“我最后被區塊鏈行業的熱度、被火幣的品牌和被李林的價值觀深深打動,決定加入火幣。也許4年前徐小平老師投火幣也是這樣被打動的,我暗自高興再一次跟隨徐老師的腳步,也慶幸我和徐小平老師的人生軌跡因為火幣終于有了實質性的交集。為了得到徐小平老師的愛,我從麻雀,到孔雀,最后化身鳳凰,浴火幣而涅槃,希望這次他能看到。“


不料物是人非,斗轉星移,在我國監管部門加大虛擬貨幣監管力度,虛擬貨幣市場走熊的大背景下,蔡先生的一腔熱血并沒有持續多久。


今年7月24日,火幣網對外宣布,蔡凱龍因個人原因辭去工作,于8月正式離職。


此前多位幣圈名人“退出”


事實上,最近“退圈”及“疑退圈”的大佬不止徐小平一人。


另一位對外技能型區塊鏈布道的薛蠻子也一樣,其微博最近一次提起區塊鏈還是6月和跑路的朱潘聯合招收助理,此后再無區塊鏈相關內容。


11月上旬,消費鏈CDC實際控制人楊寧在朋友圈表示:離開騙子賭徒橫行的幣圈感覺真好,本想安靜的離開,不得已卻以這么激烈的一人對抗整個幣圈的方式。我已經刪除了所有幣圈的群和人,如果你還在幣圈并能看到這個朋友圈說明你名氣不夠。我已經不相信去中心化的區塊鏈,區塊鏈必須在法律法規的中心框架下發展才有未來。


幣圈另一位明星人物陳偉星在近日的“重構世界·2018區塊鏈新經濟杭州峰會”上表示,“未來,比特幣的價格可能會再跌50%。如果這個行業的流動性再跌掉50%,大多數從業者就要喝西北風了。也許4個月后,現在還活躍在大會上的從業者都不好意思上臺了。市場凍結的時候,是大家真正去想區塊鏈技術使用的時機。”


10月,以太坊創始人“V神”在被問及將來是否會從以太坊上退居二線時,“V神”表示,“已經在進行中了,目前大部分研究工作現在都是由合作伙伴完成的。”


9月30日,曾一度被稱為“比特幣首富”的李笑來在微博上宣布退出幣圈,稱自己不再做項目投資,準備轉行。


8月,多家媒體報道薛蠻子90后“愛徒”朱潘疑似用ZJLT(終極賬本)項目割韭菜。隨后,朱潘宣告:“永久退出幣圈,不會推卸任何責任,對不起,我自始自終,問心無愧!”


比特礦機商上市計劃或流產


加密貨幣暴跌不僅讓一批大佬黯然退隱,也沉重打擊了幾家正積極籌備上市的礦機生產商。


例如,比特大陸的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比特大陸加密貨幣資產已占其資產總值的28%。但隨著以比特幣為首的加密貨幣“閃崩”,比特大陸的加密貨幣資產正在急劇縮水。


據自媒體互鏈脈搏計算,比特大陸加密貨幣資產已蒸發超過5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35億元),與其招股書披露數據相比,縮水了超過60%以上。有注冊會計師表示,按照當前的行情,比特大陸赴港上市成功的概率不足50%。


作為比特大陸的主營業務,礦機銷售占據比特大陸整體營收的94%以上,但隨著比特幣和比特幣現金的持續暴跌,比特大陸礦機銷售業務恐怕正面臨有史以來最尷尬的局面。


按照當前比特幣的價格計算,業界公認最具性價比機型比特大陸S9已經跌破關機價(約3822美元),按照0.4元/KW計算,其電費成本占比已經達到102%,這意味著每挖一枚比特幣,電費就已經超過了比特幣的市場價格,而這還沒有算上托管費和人工費。


日前,有業界人士測算了新型螞蟻礦機S15的挖礦性價比,按照當前比特幣的價格,電費0.4元/kw,挖礦一年,一臺凈虧9230元。


除了比特大陸外,來自港交所的公開信息顯示,嘉楠耘智的IPO已經失效,而億邦國際在上市關鍵期被爆出涉及P2P平臺銀豆網詐騙案,上市進程極可能就此中止。


宜信理財推薦閱讀:

曾經紅極一時的比特幣究竟怎么了?

這六個故事講完了比特幣誕生的十年


作者:探長讀財


由宜信理財www.htxbr.com小編整理,轉載請注明出處!

貸款投訴交流QQ群156819658(7群)QQ群751745785(6群)!本站已開放注冊升級會員享有更多權益;網貸投訴或交流請上 易信問答http://wd.yixinlicai.com ;歡迎下方留言與更多人交流!請您將本文分享到朋友圈!